18年前,农村女孩王娜娜被人冒名顶替上大学,后来怎么样了

   09-16 22:02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如今已三十多岁的王娜娜一定很想回到2003年那个燥热的夏天,在一切悲剧发生前,挽救自己被偷走的13年人生。

自那一年被他人冒名顶替偷走了录取通知书后,直到2019年,她都没能收到对方的一句道歉,甚至对她百般的讽刺和羞辱。

顶替者及其父亲嚣张无礼的态度如同尖刺般伤害着王娜娜的心,她毅然决然地拿起法律的武器,勇敢地捍卫自己的权利。

为了弥补当年没能走入大学校园的遗憾,在被原学校拒绝恢复学籍后,她奋发图强,二战高考,最终得以圆梦。

[https://www.wzfbw.com]

王娜娜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靠早出晚归卖菜的微薄收入供她上学,几口之家生活得颇为辛苦。

2003年参加高考的她,本以为经过自己四年来的学习,能够借此获得一个走出老家,到更大的天地闯荡一番的机会。

但是不管她如何焦心地等待,属于她的那份通知书却始终没有送到她手上。

命运似乎和她开了个玩笑,王娜娜从满心期待到崩溃失落,无奈之下,只能和其他落榜的人一样选择外出打工。

她勤勤恳恳地工作,与爱人相遇,结为夫妻,生下孩子,四口人在河南省一间破旧的出租屋内过着辛苦却平淡如水的日子。

但就在2014年,她平静的生活出现了裂隙,向银行申请的小额贷款中她同等申请条件的人都被批准了,她却没有。

[https://www.wzfbw.com]

第二年,她又再次尝试申请大额信用卡,又没有通过,银行被拒绝的理由让全家人大跌眼镜:经银行审查,档案显示她的实际学历为大专,而非高中。

“有时候你觉得你的人生是你自己掌控着的,有时候觉得是别人掌控着的。”惊异之余,她开始多方求助,决定查清自己的人生是从什么时候发生“错位”的。命运的捉弄

通过在中国高等教育信息网上的查证,她发现自己当年以为“落榜”的周口职业技术学院的档案中,果真有另一个“王娜娜”的存在。

虽然使用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身份证号,但照片却是一个与她完全不同的陌生女性。

真的有人盗用了她的信息,夺走了她的人生,又因为使用同一个身份证号,假“王娜娜”的行为可能还会影响她今后的人生。

但13年过去了,物是人非,真的会有人愿意帮她吗?身边的好友都劝她不要为了这件事放弃工作和家庭,让她越发的焦虑。

[https://www.wzfbw.com]

同年10月份,她在家人的支持下开始通过书信、上访等方式向沈丘县教育局、周口市教育局、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反映情况。

在等待相关部门回应的同时,她也发动了不少同乡旧故,尝试联系假“王娜娜”。

这个时候,她心中还是保有一丝希冀的,只希望得到对方的道歉,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实却又无情地浇灭了她微小的愿望。艰难的维权路

随后几个官方机构互相推诿责任,最终将错误推到学校身上,而学校则坚称“无法通过一张照片确认真假”将王娜娜打发。

在原来的朋友和老师的帮助下,他们偶然得到了假“王娜娜”的手机号,但对于要不要直接向对方询问这件事,又让心思细腻的她陷入了纠结。

对方现在恐怕正过着正常的生活,这样贸然闯入对方是生活真的好吗?

[https://www.wzfbw.com]

可当她通过对方的社交网络平台,目睹了对方正过着光鲜亮丽的坦荡生活时,她又感到无尽的委屈。

这些生活本该是属于她,是她通过努力为自己打开了一条通往未来的路,却被顶替者无情地占有,过得幸福美满,她却依旧困于忙碌贫穷的生活中。

终于,她鼓起勇气拨通了顶替者的电话,谁知对方一听她询问大学的事情,便匆忙地挂了电话,还关了机。

为了能尽快让对方停止继续使用自己身份证号的行为,王娜娜辗转联系到了顶替者就职的学校,希望能和她当面谈谈。

至此,她仍愿意平静地解决这件事,尽量不给对方造成太多麻烦。

经周口市教育局的协调,学校同意让两人到学校对峙,但假“王娜娜”始终没有露面,最后还是由顶替者的父亲代替前来调解。

这次见面并非是一场平等的交谈,顶替者在电话中直接要求王娜娜“听我父亲的”。

[https://www.wzfbw.com]

其父亲的态度也同样嚣张,不仅拒绝了王娜娜注销顶替者学籍,停止使用其身份证号的请求,还试图用钱来打发她。

当被记者问起现在想到“王娜娜”三个字时的感受,她无奈地笑起来,压抑着哭腔,回答:“还有一个王娜娜,是个老师,但不是我。”

在顶替者及其家属傲慢无礼的和解态度下,悲愤的王娜娜选择使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讨回自己的公道。

她要求假“王娜娜”向自己道歉,注销学历以免影响自己今后的生活,最后一项才是补偿。

一向温和的她在这里终于表现出了强势的一面:不道歉、注销学历,再多的钱我也不要。残酷的现实与抗争

按照假“王娜娜”父亲的叙述,这个大学是当年他花了5000元通过中介买到的,他们愿意赔偿,但绝对不会注销学历。

面对王娜娜的质疑,顶替者的父亲依然满口“那我女儿怎么办”、“你又不需要这个学历”,丝毫不顾及王娜娜的感情,和自己才是过错方的事实。

[https://www.wzfbw.com]

此时假“王娜娜”的父亲却说:“你非要注销学历,那我做不到,给你些赔偿我已经仁尽义至了。”

对方的消极抵抗让她看清了这一家人冷漠利己的真面目,王娜娜意识到这必将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

她不再迟疑,立刻投身维权的行动中。王娜娜先是研究了以往类似的案例寻找具体的方法,同时开始呼吁媒体的关注,提高事件的知名度。

随着她的故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2016年,周口职业技术学院终于发文愿意协查此事,给了王娜娜极大的信心。

紧接着,在证据充分确凿的情况下,周口职业技术学院注销了假“王娜娜”的学籍,宣布毕业证书无效,她被任教的学校解聘,也写下了道歉信。

[https://www.wzfbw.com]

王娜娜并未收到那封信,不仅如此,假“王娜娜”父女再也没有联系过她。

“我的梦想是教师,我知道她不容易,其实我不恨‘王娜娜’,我恨的是这个事情的参与者,那时候的小孩子懂什么呢?他们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再次谈到顶替者,王娜娜的表情很坦然,但提到无良的中介和那个5000块就买走她梦想的父亲,她又没能忍住哭腔:“人生是无法弥补的,希望以后不要再出现这种悲剧了。”

最后涉事的9名负责人受到了处分,王娜娜要求顶替者道歉,至于赔偿,她给出的金额仅有13元,一年一元,她失去的人生无法用金钱衡量。

2016年她向周口职业技术学院申请恢复学籍,但同年10月,校方拒绝了她的请求,称有关负责人已受到处分,亦找不到恢复她入学资格的法律法规。

[https://www.wzfbw.com]

现实总是残酷且冰冷的,她13年错位的人生再次被命运草草收场。勇敢追梦

在恢复学籍无望的情况下,王娜娜痛定思痛,上大学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但如今世事弄人,让她屡次与大学学历失之交臂。

如今已34岁的她,陷入了无所适从的迷茫,家中育有两个孩子,其中的小孩子正是需要妈妈照顾的时候,经营的小店铺也离不开她。

已经和梦想失之交臂一次了,还要再继续曾经的生活吗?

王娜娜没有屈服,她选择再战高考,同时肩负家庭与学业,她拿出压抑了多年的热情和努力,发奋苦读。

13年后,那份从她指尖溜走的录取通知书,终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