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颜值女孩罹患重疾,郑州洪水时,她在出租屋里苦苦挣扎

   09-16 22:04

7月20日早晨,等陈露露早上起来时,就发现水已经淹到家里外面的台阶上了,那深度已经到了人的脚踝处。那几天的郑州一直在下雨,连陈露露都能感觉到这雨的不同寻常:“雨越下越大,到了下午的时候已经成了暴雨。”

不断涨高的水位阻挡了陈露露出门的路,更何况她坐着轮椅,要出门简直难上加难。前一天陈露露的母亲刘金花刚刚出门打工,那时已经达到宁波的她从新闻上得知了家乡的灾情,一直打电话给女儿,让她千万不要出门。

后来水位一直不断上涨,由于陈露露家的地势较高,水这才没有淹进家里来。而此时陈露露家里没电、没水,食物也只剩下一些邻居送的饼干。陈露露不知道的是在后来的三天时间里,她所在的西流湖西岗的家成为了汪洋中一个孤立小岛,她自己一个人在出租屋里就靠着那些小零食苦苦支撑了三天的时间。

后来新闻上发布消息:这场被称之为“720郑州特大暴雨”的灾难事件给这个城市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损失。据不完全统计,这场暴雨,造成郑州全市302人遇难,50人失踪,给郑州带来的经济损失高达1142.69亿元。

[https://www.wzfbw.com]

在这场灾难当中,陈露露被困在小小的出租屋里,整整三天四夜。好心的邻居给她送来了两瓶矿泉水,一小袋饼干。她就靠着这点儿食物度过了这场水灾。

然而比饥渴更难捱的是骨痛和恐惧。陈露露的药用完了,她没有钱买,更没办法出门。疼痛咬噬着她的肌肉、神经,让她无法入睡。病痛的折磨让她整夜痛哭、哀嚎,拿头往墙壁上撞……

在陈露露的记忆里,自己不幸的人生是从6岁开始的。陈露露于1996年4月10日出生在河南省睢县董店乡雷屯村。在她很小时,父母到外地打工,在她的童年记忆里,父母是个陌生的概念。直到六岁那年,陈露露出了一场车祸,昏迷了好几天,妈妈刘金花才回到家里,陪伴她度过了往后的童年时光。

在陈露露11岁时,她父母的婚姻走到了尽头。离婚不久,爸爸就再婚了。妈妈刘金花就离开了原来的家,带着陈露露回到了娘家。陈露露12岁的时候,一天夜里,突然浑身水肿,妈妈带她在当地诊所打了几天针,依然不见好转,而且越来越严重。十分担心女儿安危的刘金花,连夜带着露露来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检查。医院检查后,给露露做了肾穿,很快被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SLE。

[https://www.wzfbw.com]

这种病有90%以上的病人有关节痛,患者各个病期都可能发生关节疼痛。陈露露孤身一人被困家中,再加上她浑身疼痛,在这样人生至暗时刻她甚至想过:“自己现在又没吃的,又没钱,还这么疼,要不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吧。”

在陈露露绝望中,是母亲刘金花拯救了她,是她的一个个电话把陈露露拉回到这个世界当中。

刘金花从电视上看到郑州的灾情,想到女儿一个人在郑州,她的心都要碎了。几夜洪水围城,刘金花几夜没有合眼。她牵挂着女儿的安危,牵挂着女儿的病,每天下班以后,刘金花给女儿打电话,母女俩在电话里哭着说起露露小时候的趣事,刘金花鼓励女儿坚强。

陈露露知道:妈妈一直没有放弃自己,就像在自己刚刚确诊红斑狼疮的时候,妈妈也没有放弃自己。

当年刘金花和年幼的陈露露不懂红斑狼疮这个病症的险恶,以为只要花钱就可以治好。于是,刘金花像疯了一样筹钱给女儿治疗。她向亲朋好友求助,自己一个人打两三份工,甚至利用手机软件借钱,一心想救治花朵一样漂亮的女儿。后来医生告诉刘金花,这个病是无法治愈的,只能靠激素药维持。

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刘金花手里的钱也花光了。陈露露被接回了家,

离了婚,女儿又得了红斑狼疮。偌大的世界,却没有自己的立锥之地,这一对孤苦无依的母女,望着娘家的村头,抱头痛哭。

哭过之后,刘金花领着女儿来到郑州,一边打工挣钱租房居住,一边攒钱为女儿治病。在郑州,刘金花一个人打两份工,白天在工地干最苦最累的建筑工活,就为女儿多筹集一些钱治病,晚上再兼职做一份工。两份工作之外,她还抽空拾垃圾卖钱。

[https://www.wzfbw.com]

年轻时候的刘金花也是大美女,离婚后,很多人给她介绍对象,本来她可以不这么苦,她只要同意嫁人就有了依靠。她说有一个生病的女儿,不愿意拖累人家,把所有的心思,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给女儿治病上。

红斑狼疮很容易复发,过去十二年内,陈露露病情反复。早在2015年的时候,陈露露的股骨头就因为长期吃激素开始坏死。但由于陈金花没钱,一直保守治疗,没有条件采取其他措施。

去年,陈露露再次复发,这次的病情前所未有的严重。她在郑州第一附属医院抢救了三次,连续三次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在与死神的赛跑中,陈露露经过抢救,暂时保住了性命。

这次复发,陈露露被检查发现大腿双侧股骨头发炎。刘金花可以说是最后一次到处求人借钱,好不容易凑够了引流管手术费,但在治疗中陈露露病情突然加重,又一次住进了重症监护室。陈露露在ICU里面待了七天,刘金花实在拿不出钱了,露露无奈被迫停止治疗。

这次露露的复发让刘金花意识到一件事:如果自己再不多做点什么,女儿恐怕真的要离开自己了。

看到女儿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刘金花清楚,没有钱治疗,女儿随时都可能离自己而去,更何况,股骨头坏死的疼痛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只有靠药物才能够抑制。考虑到郑州工资比较低,刘金花决定去宁波打工,那里可以每个月拿到四、五千块工资。

[https://www.wzfbw.com]

2021年7月10日,刘金花换了一个租住地,在郑州西流湖西岗租了一间农家平房。平房不用上下楼,就算自己不在女儿身边,女儿可以坐在轮椅里,利用仅存的左手料理生活。

她知道女儿难以有生活自理能力,她不忍心就这样让女儿一个人在郑州。但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疼,疼得撕心裂肺,疼得痛不欲生。她得出去挣钱给女儿买药,才能缓解孩子的疼痛。

现在,陈露露远远不仅仅是红斑狼疮这一种毛病,各种并发症,股骨头坏死、狼疮性肾炎、低蛋白血症、状腺结节、骨质疏松、高脂血症、胸腔、腹腔积液等多达十几种疾病于一身。

陈露露两腿和右臂股骨头坏死后,不甘心自己就这么卧床等死,病魔蹂躏下的姑娘依然意志顽强,乐观生活,与病魔斗争。她通过网络与外界联系,把自己的心声向外界表达,渴望看到人世间的美好。

同时人世间的善意也没有忘记这个可怜的姑娘,天津的一位好心人得知陈露露的情况后,为她捐赠了一辆电动轮椅。母亲无条件的爱,好心人的支持与帮助,这些都让陈露露有了面对生活的勇气与信心。

郑州大雨停了,洪水也早已退去,人们在从容不迫地恢复生产、生活。在偌大的郑州,陈露露或许只是那场暴雨中一个微小的缩影。虽然她依然缺钱,依然缺医少药,她的身体依然疼痛,但是她就像是水泥墙角里那颗努力挣扎的小草,在这柔软的嫩芽里,流动着一股生命的坚强,在等待着出头之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