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2019年手表圈都发生了什么?

天辉-街拍

01-09 21:17

随着劳力士和帝舵的同步涨价,钟表行业也迎来了崭新的2020年,回顾过去的一整年,这一行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也发生了很多值得回味的事情。几家欢喜几家愁,今天表事儿就用几个简单的词汇来带领大家总结一下表圈的2019年。

收购:消费者在买买买,巨头也在买买买

钟表品牌集团化运作是目前的主流,这样做的好处是资源得到充分的整合,品牌也有足够的资金去研发和推广,典型的例子就是斯沃琪集团,旗下拥有宝玑,宝珀,欧米茄,浪琴,天梭等十数个主流钟表品牌以及最大的机芯研发基地ETA。也有个别的独立制表品牌不喜欢加入任何一个集团,却悄悄的收购一些小厂房,这些小厂房可能只是生产钟表的某个零部件,如表盘,表针等等。别看这些工厂规模小,却能给很多顶级制表品牌供货,其实很多钟表品牌并不能自己独立生产某些零部件,而是外包给其他公司生产(甚至机芯也是采购,这个就不用讲了)。

收购大戏从2019年初就开始上演,香奈儿花费2000万瑞郎收购手表机芯及零部件制造商Kenissi的20%股权,这个名不见经传的Kenissi和劳力士集团的帝舵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从SIHH上小香发布的新品来看,香奈儿和劳力士集团已经成为了很亲密的合作伙伴。

劳力士虽然以其强大的市场号召力傲视同侪,但部分款式的较低产量一直被人诟病,有的热门款需要加价才能买到就是最好的例子。也许是为了增加产能,9月份的某一天,劳力士花费2700万瑞郎收购了百达翡丽的一处工厂,整合到了自己的表带和表壳生产部门中。

你方唱罢我登场,两个月后,另一奢侈品巨头LVMH路威酩轩集团耗费162亿美元的巨资收购了美国珠宝品牌Tiffany蒂芙尼,刷新了时尚行业收购规模的新高。

延保:不只是延长保修期那么简单

虽然历峰集团去年没有什么特别的买买买行为出现,但是在钟表部门也没少花钱。从5月份开始,历峰集团旗下的钟表品牌积家宣布延长保修期为8年,之后的几个月内,卡地亚,万国,沛纳海这三个品牌也相继宣布延长保修期为8年,四个品牌延保的共同点都是需要表主在购表之后到官网注册一下,这样做的目的并不仅仅是知道卖了多少数量的手表,更重要的是收集到了客户的第一手资料,方便品牌直接和顾客打交道,也为品牌以后的直营提供了帮助。

目前很多钟表品牌开始走上了直营的道路,这也是无奈之举,此前不少代理商做出了很多伤害品牌的行为,比如低价甩卖手中的库存,“新表三折就能买到”这样的印象让品牌伤心不已。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雅典从7月初开始,短短半年内在中国先后开设了5家精品店,打破了此前全部由经销商销售的惯例。

2020年的第一天,帝舵宣布延长保修期为5年,终于和老大哥劳力士坐到了一起,帝舵的延保政策肯定在2019年就已经决定,为何选在新年的头一天开始就不得而知了。

至此,延保的疯狂一年结束了。接下来的一年,也许会有更多品牌延长保修期。

涨价:想便宜买表?没那么容易

疯狂的也不只是延保,还有涨价。虽然帝舵延长了保修期,但遗憾的是,就在同一天,它和劳力士一起提高了专柜售价,而劳力士已经是在不到一年内的第二次涨价。早在19年2月1日时,劳力士就上调了一次内地的售价,去年11月份,劳力士又率先提高了欧洲区域的售价,国内涨价也只是时间问题。

延保和涨价,也说不上到底是谁先到来,毕竟保修期的延长意味着投入的增多,而这部分成本归根结底还是得需要消费者来承担。

其他品牌,欧米茄在10月15日调价,整体上涨不少,而历峰集团和百达翡丽、爱彼等众多品牌也悄悄提升了售价。

本以为降低关税就能以较低的价格购买国行的手表,看来消费者还是太天真了。

代言:一波流的关注度

另一个让表事儿觉得疯狂的地方就是手表与明星的合作,俗话说,时尚、娱乐不分家,钟表产业作为时尚领域的重要一环,市场的开拓和推广离不开代言人士的助力。过去的这一年,各大品牌相继签约了不少代言人,形象大使和品牌挚友,传统的老牌明星开始靠边站,时下热门的流量派小鲜肉小花走上了与钟表品牌合作的大舞台。

萧邦,卡地亚,伯爵,宝格丽这些既做珠宝又做腕表的品牌相对来说更容易曝光,每年时尚晚会上百场,这些品牌可以在摄影师的镜头中得到很好的展示,因为明星走红毯必定会挑选那么几款搭配服装的首饰。

反观传统的钟表品牌,即使签约了大牌明星,在宣传力度上却欠缺不少,容易给人造成“一波流”的印象,典型的例子如开云集团旗下的钟表品牌芝柏签约内地小生陈晓为中国区代言人,但是后续几乎没有什么活动宣传,还是一如既往的低调。

变革:创新体现在手表行业的方方面面

去年的巴展因为少了斯沃琪集团的参加而黯淡了不少,时代在发展,巴展也迎来了变革,今年巴展和SIHH两大表展首尾相接举办,这样观展的表迷可以一次就能看完两大展会,省去了旅途的奔波。

朗格之前是顶级名表中只量产贵金属正装表的品牌,而在十月底,朗格推出了一款Odysseus双历腕表,防水120米,采用精钢打造,一次性满足了量产钢款和运动款两个条件。

传统的擒纵机构为摆轮游丝,是机械腕表的心脏,这样的组合在钟表行业已经使用了数百年,绝大多数品牌在创新时很少会对这个机构进行改革,顶多是换一种新材质。而真力时开发了一种全新的系统“真力时振盘”,对传统的游丝摆轮进行了彻底的革新,高达18赫兹的振频也使得此表精准度极高,日差只有0.3秒。

复刻:时尚是个轮回

雪铁纳PH200让复刻腕表在2018年火热了一把,过去的2019年同样也是复刻款大行其道的一年,宝珀除了复刻一枚五十噚以外,还复刻了一枚以五十噚系列为原型设计的计时码表Aircommand。

去年是登月50周年,欧米茄作为登上月球的腕表品牌自然也大玩复古,和其他品牌有所不同,欧米茄直接复刻了经典的321机芯。

其他品牌,浪琴,雷达,美度等品牌也都推出了不少复古款式,表事儿简单数了一下国民优雅腕表品牌浪琴,过去的一年里推出的复刻系列腕表不下十数枚,而且款款都是高颜值。

时尚终究是一场轮回的游戏。

神话:说到底都是人造的

今年百达翡丽又创造了一个记录,在OnlyWatch2019中,一枚钢款的超复杂腕表以3100万瑞郎,约合人民币2.2亿的天价成交。这样的价格并不意外,谁让它是百达翡丽呢,这是表迷,厂商,媒体,投机者等各种人群一起创造的神话。

曾经最贵的劳力士,保罗纽曼那只迪通拿,大家都还记得不?

除了这些,2019年的钟表圈还有很多值得一提的事情,比如青铜腕表的流行,绿色和三文鱼色盘的走红,每一个展开说又是一篇精彩的故事,如果读者有兴趣,可以在评论中留言,表事儿必定知无不言。

纷纷扰扰身后事,熙熙攘攘眼前路,送走了热闹的2019年,接下来的2020年必定又是一个精彩的年份,钟表行业虽然小众,但是它掀起的狂风和巨浪仍然是时尚领域最不容忽视的存在,未来如何,我们一起期待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