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确诊病例大幅增加背后意味着什么?

2月13日,湖北省卫健委通报称,截止2月12日0时-24时,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

早上起来看到这个数字,差点把我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看错了。

数字的暴涨,主要是因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在湖北省的病例诊断分类中增加了“临床诊断”,根据该方案,近期湖北省对既往的疑似病例开展了排查并对诊断结果进行了订正,所以从今天起,湖北省将临床诊断病例数纳入确诊病例数进行公布。

这就是为什么数字暴涨的原因。

根据央视此前对中央指导组专家,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的采访。

在日常的肺炎诊断工作中,能够依据病原学进行诊断的病例也就20%-30%,大多数病例都要临床医生进行临床诊断。临床医生通常会根据这些情况最终做出一个综合的诊断,而这种诊断在日常工作中是占了诊断大头的。

因此,此次把临床诊断纳入标准,有益于临床医生对疾病诊断的判断。

过去湖北病例疑似多确诊少,是因为主要靠核酸进行确诊检测,但实际上有很大一部分的疑似病例都有符合临床诊断标准的表现,如:1、流行病学史;2、发热,呼吸道咳嗽、憋气等临床症状;3、查临床体征;4、CT影像。

很多符合临床标准的人,在过去并没有被纳入确诊范围。

我在此前的文章也说过,在最近的公开报道里,那些核酸检测四次,五次都呈阴性,最后再被确诊的,不是个案。

我们应该怎么样看待这次确诊人数的暴涨,我觉得可以分湖北和全国两个角度。

从湖北的角度看,确诊人数的大幅上升,并不意味着情况在恶化,恰恰相反,这意味湖北的防治工作开始步入正轨。

从这次事件各方的反应和措施来看,湖北乃至武汉当地的领导班子的反应速度、救治措施,都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这个责任是没法推卸的。

在2月10日,湖北省的委常委会已经决定:免去张晋的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职务;免去刘英姿的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职务,由新到任的省委常委王贺胜同志兼任。

在我看来,对整个湖北省一些关键位置的变动,这只是一个开头。

新的主管人员到来,必然会尽快厘清过去的很多不合理和不到位的措施,不管是从个人还是从整体的角度,都一定会对过去遗留的那么多隐患,那么多口“锅”,做一个统一的切割,才能更好地开展新的工作。

所以,这种确诊人数的暴涨,它不是一个趋势性的转变,而是对过去隐藏的确诊人数的一个累计公开。

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这种确诊人数的暴涨是不可能持续的,哪怕接下来还有一到两天的暴涨,过后很可能会跌落到千,甚至是百的规模。

因为之前遗漏的已经逐步在排查之后被确认,再往后肯定没有那么多遗漏的了。

在我看来,这种数据的暴涨,比之前的因为大量遗漏没法被确诊而导致缓慢增长的数据,更为让人放心,因为春节假期逐步过去之后,中国的生产能力和正常社会秩序正在逐步恢复,我们有了更充足的人员和物质来集中全国的力量去应对武汉乃至整个湖北的疫情。

我们现在不怕问题,就怕还像之前那样不暴露问题,结果到最后盖不住之后变成一个又一个的大雷。

而从全国的数据来看,除湖北以外的其它省份和地区,疑似和确诊的增速还是呈下降趋势的。

这说明了,这次疫情实际上对除湖北以外的其它地方的影响,正在逐步消退,像广东、浙江、河南这些人口和工业大省,情况都在好转。

只要中国的其它部分能够逐步恢复正常,那么爆发出来的物资生产能力会回过头来帮助武汉更有力地抵抗住这波疫情,这实际上也会加速湖北更快地达到拐点。

我在内心深处很不愿意说出来的一个结论是: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病毒,但它对我们整个社会,更像是一个预防针。

它惊醒了很多还浑浑噩噩活在歌舞升平的承平之世里的人。

武汉它不仅是个有着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它更是中国的军工制造体系,尤其是海军舰艇制造的一个重要关键且短期不可替代的节点。

在《地球物理武器、超级台风、攻台节点、伊朗》里我就说过:

今天的人觉得海战就应该是航母加舰载机配宙斯盾,但在二战中期的时候,航母其实完全还没有今天这种地位,在那个年代,战列舰才是海战的主角。

三本五十六敢于剑走偏锋地选择用航空母舰和舰载机来偷袭美国的珍珠港,才能一举摧毁了除航母以外的大多数停泊在港内的美国战舰。

如果未来某国选择发起一场偷袭,绝对不会像过去那样还用航母加F-18,在岸基弹道反舰导弹的射程内,它的航母连靠近都是一种妄想。

在这种情况下,它只能选择一种根本不可能被人熟知的手法来偷袭。甚至最好的偷袭结果是对方连自己被偷袭了都不知道。

这次疫情,实际上是呈现了中国在一个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城市和重要军工节点在被去功能化之后的应对能力。

很多对军事不敏感的人还没有意识到武汉这个城市的重要性。我只简要地列举一下,你就知道武汉对于我们来说多重要了。

在之前的《美国航母和舰载航空兵统治大洋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里提到过的会改变未来海战形态的电磁炮,就是2018年在武汉被公开的。负责这个项目施工的船厂正是武昌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的武昌造船厂。

而中国海军的大部分常规动力潜艇及部分扫雷舰、护卫舰都在这里建造,中国出口给一些准军事盟国的军用护卫舰、巡逻舰也都在这里建造。

武汉的几个7字头研究所,实际上是整个海军科研体系里的精华。

“701”研究所,即“中国舰船设计研究中心”,主攻中国舰艇总体设计的单位,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主力战舰的设计方案都和它密切相关。电磁兼容性、声隐身技术国防重点实验室也在这里。

可以说,没有701所,就没有你今天看到的各种威武雄壮的大型海军战舰。

“709”研究所,主攻的是指挥控制系统、计算机、图形图像处理、自动控制、微电子技术、机电一体化等领域的研究与开发工作。

712研究所,主攻船舶电力推进系统及设备、特种电池研制。

719研究所,主攻海洋工程技术装备。

717研究所,主攻工程光学、激光技术、红外技术和大型特种光电系统研发。

722研究所,主攻军事网络通信和舰船通信。

这些位于武汉的“7字头研究所”可以对于中国海军打赢未来海战,抢占海洋技术制高点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除了这些位于武汉地区的科研机构,武汉还有大量的军工企业和军民融合企业,其中军工厂中著名的就有中国人民解放军3303工厂,中国人民解放军3604工厂,3541、3545工厂,中国人民解放军6907工厂等等。

3303工厂的前身,就是大名鼎鼎的曾经造出旧时中华第一名枪“汉阳造”的汉阳兵工厂,它的第二厂名为“武汉长虹机械厂”,它是我军军械维修保障的重点单位,为全军的雷达设备提供技术保障。

3604工厂,它的第二厂名为“武汉汉口机床厂”,它是一家集科研、制造和装备大修于一体的大型军械修造工厂。

3541和3545工厂则是人民解放军重要的军服制造基地。

另外,许多前沿重大技术工程的研发项目,用于航母的电磁弹射技术,用于潜艇的电磁推动等项目都是在位于武汉的海军工程大学进行的。

海军工程大学作为海军的专业化指挥技术人才培养单位,至今已经培养出了近百位共和国将领和5名中国工程院院士,包括近些年来非常著名的马伟明院士。

除了海工大,还有火箭军指挥学院、空军预警学院等一大批重要的军事学院都在武汉。

火箭军指挥学院,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正军级指挥院校,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导弹部队,其前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指挥学院,它担负着为火箭军部队培养战役指挥军官、中级指挥军官的任务。

空军预警学院,是人民解放军唯一的一所预警探测领域的高校,同时也是唯一一所以预警探测和电子对抗为主要专业的本科高等教育院校。

武汉这座城市的军事属性,是很多普通人所不敏感的。但对于潜在的敌对势力来说,这个城市在短暂按下停止键之后,中国的整体防线会不会出现漏洞,是他们极度关注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几天在全国集中力量在抵抗疫情的时候,解放军多型战机进行远海长训,经巴士海峡,再由台湾东岸西太平洋进宫古水道,后返回驻地,绕台一圈。

而在海空战备巡航之后,战区部队10日也在台岛东南部海域组织实施海空兵力联合演练,进行空地突击、火力支援等实战化课目训练,检验战区多军种联合作战能力。

这不仅仅是震慑,更是预演。

如果我们整个国家在这次疫情中没有展现出即使是在一个重要的军工城市和水陆交通枢纽被去功能化之后,仍然具备强大的恢复能力和在短时间内可以让大部分城市进去战时状态和人流管制的能力。

那么,很可能不是援助物资出现在武汉,而是它国军舰出现在钓鱼岛和台海周边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