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你看见的我是什么样的?

01

很喜欢一个90后的小朋友,也许是性格中有相同因子的原因吧,他和我都有三次元性格中“7”号的段子手功能,而且没事就拿自己讲个段子取乐,只要大家开心,就倍感人生快意。

他抖段子其实比我厉害,常常只是一个表情,一个词,抛一个问题,言简意赅地已经把我们“炸”乐了。工作之余,我常常只是看看他与朋友间的“激烈打斗”,就已经开心了。心想着,以后我需要找个做广告文案的段子手的话,这家伙绝壁行!

有一天,恰好跟他父亲在一起喝茶聊天,我聊累了就刷手机看着他的段子嘿嘿直乐时,跟他父亲讲:“你这儿子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以后我厉害了,就挖他做我的专业段子手。”

没想到,这位伟大的父亲一脸懵懂看着我:“啥?”

我看着他,也觉得奇怪:“说你儿子呀,是个非常厉害的段子手。那幽默细胞是天生的。”

结果,这位知性的父亲听懂了我的话却哈哈大笑,说:“怎么可能,我儿子我知道,性格木讷、不擅言辞,平常都跟我没几句话的。你认错人了。”

我……

为了证实我没认错人,我描述的段子手就是他木讷的儿子,我找出了90后小朋友的资料,再三确认,终于达成了共识,确实是同一人。

为了说明他儿子确实是一个厉害的段子手,我辛苦地刷手机找到过往的一些好玩的对话,念给他听,然后……

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在这位父亲的眼里,他儿子的确做不成段子手,而且连话也不可能多说。

我把自己觉得好玩的要笑炸了的对话,念给他听,你一定猜到了他的表情——依然一脸懵懂:“这有什么好笑的?”

我不服,再继续念,他老人家一直认真地听着,每一段我念完了,他并不知道我已经念完了,还是诚恳地等着下文……

就是你讲完了一个笑话,然后听众诚恳地问你:“然后呢?”这种即视感。

我服了,跟这位伟大的父亲说,“你确实有个木讷的儿子。但是,我们的世界里,确实有个好玩的段子手,可惜,你是见不到他了。”

哈哈

这个世界原来这么好玩!

02

有位朋友曾经讲过一个发生在他家亲戚身上的真人真事。

亲戚家的孩子,从小就是个远近闻名的捣蛋鬼,逃学打架偷鸡摸狗当混混,所有你能想到的不良少年的事儿,都归他了。父母头疼老师不管,亲戚朋友都很同情他父母,同时也常把他作为反面典型教育自己家的孩子,不用说孩子了,就是大人们看见这孩子都会本能地绕道走,大家都觉得这个孩子这辈子就是这样子了吧,算是毁了。

17岁那年,一个特别的机缘,这个孩子去了中东国家,据说是去工作。亲戚们也没往心里去,只是渐渐忘记了他的存在,也少了个见面交流的话题。大约过了10年,这个孩子回来了,但是,用朋友的话说,就是完全换了个人回来了。

不知道这10年在这个孩子身上发生过什么,但是他呈现出来的一切,让所有人瞠目结舌:非常地斯文,特别地讲礼貌,尊老爱幼而且非常体贴,做事沉稳又大气,而且非常地具有商业头脑,很快地在当地开了一家连锁的公司,发展非常迅猛,为人处事都是非常地令人刮目相看……

朋友跟我们聊起这桩“奇人异事”时,感叹:“并不是所有出国的人,都会成为他这样,脱胎换骨了似的。也有很多孩子反而不如在国内时表现好,真是奇怪,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了呢?”

我跟朋友讲:“心理学上有一个著名的学说,叫皮格马利翁效应。人与人之间其实是会相互塑造的,尤其是深藏在内心的情感映像,在彼此的互动中会起着‘领舞’一样的作用。

这个孩子可能小时候确实是有些调皮,但一定在他身上还有其他的特质的,但是当时的父母以及周围的人,可能只对于他调皮捣蛋的这个部分建立了深刻而坚固的印象——仿佛,只要看见他,就在说:“瞧,这个捣蛋鬼来了,看他又要干什么出格的事了……”

尽管人们是没有恶意的,看起来也是根据这个孩子过去的行为表现才这么想的,但是,这些印象与对他的定义,就像是一把雕刻刀,他只能如此配合地呈现出这个部分;又像是一架钢琴,相同的敲击方式,只能呈现相同的曲调,如人们所预料,这个孩子长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小混混。

尤其是一个孩子,配合父母及成人所认定的角色,是他与父母建立联系的重要途径——能从父母那里建立自我,即使那个自我不那么好,至少比没建立要好。

但他为什么去了国外10年,却发生了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我猜,是因为他在国外可以呈现出他生命中本有的另一面特质:被尊重时,他也可以呈现出绅士的特质;当被欣赏时,他也可以呈现出体贴并尊重人的一面;当被信任时,他自然呈现出本来就是他身上所有的沉稳、大气的部分……

不同的敲击琴键的方式,他的生命奏出了完全不同的曲调。

当然,他的父母与亲人一定比国外的那些人更爱他,彼此的联接也更深。但这种印象与互动方式,与情感没有关系,就像是一架钢琴是我的,我再爱它,但如果我只会弹小星星,它也只能“一闪一闪亮晶晶”;这架钢琴不是周杰伦的,他再不熟悉它,但伦伦去弹,出来的曲调自然是不一样的效果。

想起了一句电影中的台词:“你可以不懂我,但可以懂我的好。”我觉得这句话,适合所有的重要关系。

我们眼前的这个人,是可以有无限的可能性的,只不过在我们眼里,他能呈现出来的仅仅是其中一部分。

为什么不选择欣赏的那个视角?怎么可能不以尊重的心去面对他?

03

每一个生命都是一座宝藏,具有无限可能性。

指的是每一个人,包括我们自己。只不过,那些关于“我是谁,你是谁”的小纸条,就像是每一个指定的角色一样,从小到大,我们既有了剧情可以去演出,也同时有了限制无法再超越——常常还在发生的一件事是,我们会把那些小纸条下的自己变成全部的自己,然后再教给下一次见到我们的人,如此地对待我们,如同一个演员,一辈子只演了一个角色。

记得大学刚毕业有一段时间回到家乡,偶遇了小时候的邻居,大家在一起吃饭,整场饭下来,她都是一直目噔口呆地看着我,不住地感叹:“这还是当年那个小孩吗?这还是当年那个小孩吗?……”

哈哈,“自闭症”小孩变成了演说家的即视感。他们不知道的是,本来我的内心里就住着一个话唠,只不过当年的频率里,我像一把没人会弹的大提琴,只能安静地在角落里当摆设,但大提琴从来都是大提琴。

那天有个朋友喝茶喝得有些尽兴,悄悄地跟我说:“我终于发现自己有个擅长的事了。”

我一愣,认真地且听他下文,他说:“我发现自己对生命是咋回事比较门清,经常别人一问,我答得都让自己吃惊,怎么都知道。”

哈哈,原来他自己竟然不知道啊。

在这个满是现实、生活的频道里,他常是木讷而无语的,而且常常竟然没什么表情更没什么态度,即使是“不食人间烟火”如我这样的生活中的弱智,常常都在他面前变成了小能手:开个瓶盖,煮包红茶,逛个某宝,买张机票……我都比他厉害。但是,我非常地尊敬他,因为这些事在我都只是在玩,最重要的“想要了知生命是咋回事”上,他比我强太多了,当然服。

在我看来,生活现实就是一件衣服,当然要遮体、保暖,最好舒适、自然,但活着是为了成长。生命本身就像是衣服里面的人,这个人怎么样,尤其人品怎么样,是比衣服本身更重要的事。

所以,尽管对“衣服”这件事上,他不是很擅长,但是对于“成长”这件事,他非常厉害,那就是我所尊重的人啊。所以,我跟他的互动,就是在对生命的探索这个层面上,他讲得开心,我听得尽兴,如此而已。

每个人都在我们的世界里,呈现出他们身上的某个功能,其实不是他们本身的样子,只是我们所在意的,并且选择看见的,他才会在我们的世界里呈现出来。

想起了那个家喻户晓的寓言故事:肓人摸象。每个人都是一头大象,但在不同的“盲人”手里,只能呈现出那一部分的样子。

那么,生命的本来样子是怎样的?

我眼前出现一个画面:每个人都正在天桥上用各种方式讨生活,大乞丐,小乞丐……但,其实每个乞丐都是他自己星球的小王子。

我最渴望的一件事是,我活出自己生命本来的样子,与所有遇见的小王子们友好相待,无论他记得或者不记得,相信或者不相信。

想深入了解三次元性格

《幸福家庭解码课堂》#段子#90后#手机

我……

为了证实我没认错人,我描述的段子手就是他木讷的儿子,我找出了90后小朋友的资料,再三确认,终于达成了共识,确实是同一人。

为了说明他儿子确实是一个厉害的段子手,我辛苦地刷手机找到过往的一些好玩的对话,念给他听,然后……

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在这位父亲的眼里,他儿子的确做不成段子手,而且连话也不可能多说。

我把自己觉得好玩的要笑炸了的对话,念给他听,你一定猜到了他的表情——依然一脸懵懂:“这有什么好笑的?”

我不服,再继续念,他老人家一直认真地听着,每一段我念完了,他并不知道我已经念完了,还是诚恳地等着下文……

所以,尽管对“衣服”这件事上,他不是很擅长,但是对于“成长”这件事,他非常厉害,那就是我所尊重的人啊。所以,我跟他的互动,就是在对生命的探索这个层面上,他讲得开心,我听得尽兴,如此而已。

每个人都在我们的世界里,呈现出他们身上的某个功能,其实不是他们本身的样子,只是我们所在意的,并且选择看见的,他才会在我们的世界里呈现出来。

想起了那个家喻户晓的寓言故事:肓人摸象。每个人都是一头大象,但在不同的“盲人”手里,只能呈现出那一部分的样子。

那么,生命的本来样子是怎样的?

我眼前出现一个画面:每个人都正在天桥上用各种方式讨生活,大乞丐,小乞丐……但,其实每个乞丐都是他自己星球的小王子。

我最渴望的一件事是,我活出自己生命本来的样子,与所有遇见的小王子们友好相待,无论他记得或者不记得,相信或者不相信。

想深入了解三次元性格

《幸福家庭解码课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