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她有梦露的性感,难以逼视,诱人犯罪,也更会演戏

天辉-娱乐

02-14 09:00

文康妮

曾有一项民间评选,“谁最适合扮演梦露”,斯嘉丽·约翰逊当仁不让,连伍迪·艾伦都赞同:“斯嘉丽在灵魂深处有玛丽莲·梦露式的性感,那是一种丰腴的美感,艳光四射,难以逼视,诱人犯罪。而且,斯嘉丽一直都比玛丽莲·梦露会演戏!”

这个从八九岁就开始穿梭片场试镜的女孩,在2020年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奥斯卡突破,且同时提名“最佳女演员”(《婚姻故事》)和“最佳女配角”(《乔乔的异想世界》)。同时,她还以140亿美元的总票房成为票房最高的女演员,和21世纪第一个十年中总票房排名第三的演员。

本届奥斯卡,斯嘉丽·约翰逊凭借《婚姻故事》获得最佳女主角提名

同时,斯嘉丽·约翰逊凭借《乔乔的异想世界》获得了最佳女配角提名

《婚姻故事》是导演诺亚·鲍姆巴赫经历与前妻离婚后的感悟,探索了婚姻与爱情的界限。在2016年的一次午餐中,当他跟约翰逊谈起这个项目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此时的约翰逊也正经历着自己的第二次离婚,马上要成为一个单亲妈妈——跟电影中的妮可太相似了!

《婚姻故事》剧照

于是,两个人的谈话从妮可这个角色变成了“我们谈论怎样当父母,以及对任何一种关系产生的期望并伴随着这种期望产生的失望。”

《婚姻故事》主创幕后照

妮可和查理一见钟情,在儿子亨利8岁的时候,他们选择和平分手。但律师的介入让事情变得复杂。

《婚姻故事》剧照

很难说,鲍姆巴赫的创作有没有参考当初他和约翰逊的谈话。但毫无疑问,约翰逊是个非常了解自己想要做什么,因此也会给导演极大帮助的人。

导演塔伊加·维迪提讲到拍摄《乔乔的异想世界》时的一件事。他正在写剧本,约翰逊就坐在他对面,带妆,大概有15分钟时间,现场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也越来越凝固,都在等维迪提完成剧本。要知道在好莱坞片场,每分每秒都是钱,维迪提都顾不上提醒自己再看看剧本合不合格。

《乔乔的异想世界》工作照

此时约翰逊说:“(如果现在拍摄)你可能再也想不起来这一刻的思路了,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如果想把事情做好,那就让我们把事情做好。我们每个人都化了妆,工作人员也都来了,所以我们不要着急。再有10分钟,够吗?”

“有个这样的盟友很酷。”维迪提说。

《乔乔的异想世界》剧照

这部带着童话色彩的反战片里,约翰逊的戏份并不多,主要负责政治层面的讽刺,有一个把元首当做自己最好朋友的纳粹儿子,自己却是地下秘密组织的一员,内心温暖而积极,同时极富创造力。

导演塑造这个角色的时候就是以约翰逊为模板:一个单身母亲,不依附于他人,有独立思想。她也是片中难得保持清醒的人,有她的场景格外轻松有趣,导演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更多发掘出她身上的喜剧细胞:“如果你了解她,很明显她应该再多演些喜剧。”

小时候的约翰逊与父母和两个哥哥在一起

其实约翰逊已经演了足够多不同类型的电影了。

1998年,年轻的斯嘉丽·约翰逊同好莱坞老牌男影星罗伯特·雷德福共同主演电影《马语者》

从10岁出演人生第一部电影《北》,到19岁凭借《迷失东京》拿到威尼斯电影节新晋最佳女演员奖,和英国电影学院最佳女主角奖;之后成为伍迪·艾伦的缪斯;26岁在《钢铁侠2》中扮演黑寡妇;在拍了8部漫威电影后,今年,36岁的她主演的《黑寡妇》即将在5月1日北美上映,并且,这也是她第一次在一部商业大片中出任制片人。

斯嘉丽·约翰逊作品剧照

黑寡妇不是漫威第一部有独立电影的角色,但这不妨碍她认真地做研究,为剧本、导演和选角决策提供意见。

“我觉得我掌控了这部电影的命运,带给我更多平静。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她(黑寡妇)。她的童年是什么样的?她和权威人物有什么关系?这个角色坚韧不拔,多面性,但有很多创伤,过着未经检验的生活。为了活在精英阶层,她可能被迫经历了很多东西。”

《纽约客》杂志创作斯嘉丽插画

据说约翰森出演《黑寡妇》的片酬超过1500万美元,与扮演美队的克里斯·埃文斯和雷神的克里斯·海姆斯沃思收入相当。

当被在采访中求证,她回答:“片酬总是禁忌话题。但我会说,是的,我和那些男演员处于平等的竞争环境。”

《好莱坞报道》为斯嘉丽·约翰逊拍摄的大片

走到今天的约翰逊也并非一帆风顺,虽然深得文艺界导演们的青睐,但也有过糟糕的商业电影,《逃离克隆岛》中被描绘为“一颗时刻准备奔跑的肉弹”。

《攻壳机动队》扮演亚洲人的角色,被认为是“洗白”角色。但直到今天,她依旧对自己当年的回应不曾后悔:“应该允许任何人扮演任何角色,任何动物,哪怕是演棵树,因为这是我的工作。”

《攻壳机动队》剧照

这就是她的性格,在《婚姻故事》中合作的劳拉·邓恩描述她:“我就在这里,我知道我是谁。我不是来让你喜欢我的。这是一位女性令人印象深刻的能量。”

《婚姻故事》剧照,斯嘉丽·约翰逊和新晋奥斯卡最佳女配角获得者劳拉·邓恩

作为“MeToo”运动的元老级成员,也被很多人认为,她一边号称支持“MeToo”的反性侵运动,一边为伍迪辩护,是极为不妥的。

当收到好闺蜜娜塔莉·波特曼的邮件后,她就坚定地和其他女演员一道促成“Time'sUp”的成立,同时成为该基金捐助者之一。“这是时代精神的一部分,意味着,你不必再忍受了。”

她毫不留情地批评詹姆斯·弗兰科“虚伪”,一边在2018年金球奖上站队“MeToo”运动,一边被《洛杉矶时报》报道有5名女性指控他“性骚扰”,但他自己并不承认。“一个人怎么能公开支持一个为性侵犯受害者提供支持的组织,私下里却在掠夺这些没有权力的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