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女人离婚回娘家住,不是多一双筷子的问题,想要有尊严只能靠自己

文|新面纱

原创文章,抄袭必究

关注我,你的心事,说给我听

一文钱能难倒英雄汉,同样的,没钱,也能难倒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旧社会的女性,生存很难,出嫁前靠父母,出嫁后靠丈夫。婚姻若失败了,从此就没有好日子过。

从休妻到和离到离婚自由,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岁月,不知牺牲了多少勇敢女子的幸福,才换来今天的离婚自由。

《倾城之恋》的白流苏,将女人为了离婚自由而争斗的形象,活灵活现地展现给观众。女人婚姻不幸福,丈夫又靠不住,娘家又不帮自己的无奈和痛苦,一一表现出来。

离婚女人,很可怜,婆家待不下去去,娘家又嫌弃自己多一张嘴吃饭。

落败的白家整日为了钱而吵吵闹闹,就连白流苏也躲不过要交饭钱的命运。

女人离了婚回娘家住,绝不是多一双筷子的问题。就算自己的父母没有意见,作为哥嫂弟媳,都会看不下去,总觉得姑子出嫁后,再回来娘家,就是客人,既然是客人,就没有长住的权利,若要长住,就得交伙食费。

当管家的四嫂来问流苏要伙食费时,流苏身上已经没有钱,为了跟前夫离婚,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将自己的所有老底都掏出来了。身上也就剩一些值钱的首饰,拿去当掉,换成钱给四嫂。

亲情在金钱面前早就变了味。女人想要活得好,终究还得靠自己。

李瑾(化名)离婚后没地可去,只能回娘家住一段日子。离婚前她一直是个全职主妇,在家相夫教子,没有经济来源。每个月靠丈夫给的生活费,维持家庭开支,再从这笔有限的生活费里扣一点出来,作为自己的私房钱。

女人活成这样,也挺不容易的。

从前李瑾从未想过丈夫会跟她离婚,以为两个人因爱情结婚,一定会恩爱到白头。可谁曾想,随着岁月推移,婚姻生活越来越平淡,李瑾没有自己的圈子,早就跟不上丈夫的脚步,两人渐行渐远,最终离婚收场。

对于离婚,李瑾伤心过,哀求过,也幻想过,但那都成了事实,最终还得清醒,接受现实。

李瑾在娘家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嫂子就开始闲言碎语,指桑骂槐。虽然这个房子还是父亲当年盖的,但父亲已去世多年,母亲又年事已高,管不了家。嫂子早就从母亲的手里接过管家的大权。所以,对于姑子回娘家这这件事,嫂子就大胆了起来,根本不用顾虑婆婆的感受。

嫂子问李瑾:“姑子,你离婚住娘家要交伙食费的,你也知道,咱家条件不好,多一个人多一张嘴,可不是多一双筷子那么简单的事。”

嫂子原以为李瑾会不同意,会跟她发生争吵,但没想到,李瑾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好的,我知道了,这笔钱拿去吧,过几日我就出去找工作,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李瑾经受过失败婚姻的教训,早已想明白,这个社会谁也靠不住,靠婚姻靠丈夫都不牢靠,娘家也不是自己的靠山,只有靠自己才是长期饭票,也不用受别人的闲言碎语。

收拾好行囊,李瑾便外出找工作,她本身有知识有文凭,只是这些年,因为家庭,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和理想,现在又重新拾起,虽然艰难,但到底,还是过着不一样的人生。

经过几年的打拼,李瑾终于重获新生,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钱,是自己挣的,底气也是自己挣来的。

再次回到娘家的李瑾,就像白流苏获得唐家一辈子的抚养费一样,那么受哥嫂欢迎。哥嫂将她奉上座上宾,嫂子让自己的孩子,一口一句“姑姑”的喊着,别提多亲密。

《平凡的世界》里说:“我们常常把亲戚看得多么美好和重要。一旦长大成人,开始独立生活,我们便很快知道,亲戚关系常常是庸俗的;互相设法沾光,沾不上光就翻白眼。”

李瑾刚离婚落魄的时候,嫂子沾不上光,担心姑子占了自己家的便宜,所以,总是想方设法地将她赶走。现在姑子有钱了,回来了,就是另一番模样,渴望着从姑子身上,捞到一点好处,哪怕给自己送支口红,给自己的女儿买件衣服,那都是好的,也是做姑子应该的。

人永远都在双标,对人严苛,对自己宽容。

人要想活得有尊严,很简单,有钱就行了。

钱,虽不是万能的,但这个庸俗的社会,就应该用庸俗的办法,解决庸俗的关系。

所以,我喜欢钱,女人喜欢钱,李瑾也很爱钱,她尝到了有钱的好处。

因为,真正能带给一个女人底气和气场的,并不是婚姻,也不是男人,更不是娘家,而是自己的钱。

亦舒在《我的前半生》里说:“面子是人最难放下的,又是最没有用的东西。”

面子虽没用,但人人都需要它,为了争到它,没有别的途径,努力挣钱就对了。

-end-作者简介:新面纱,原创情感作者,专栏作者,专注于探讨婚姻、两性话题,左手带娃,右手写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