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项羽饶过杀项梁的章邯、放过鸿门宴上的刘邦,却唯独对他恨之入骨

历史瞬间

02-14 09:11

楚汉战争正式爆发之前,有一件非常耐人寻味的事:

项羽放过了先一步入关,并派兵封堵函谷关的刘邦;

也放过了直接导致其叔父项梁兵败身死的章邯;

却唯独对田荣耿耿于怀。

不但追着田荣打,还在田荣死后,在齐地烧城、毁屋、杀降,连老弱妇女也不放过,残暴程度丝毫不亚于其对秦人所施的暴行。

汉之二年冬,项羽遂北至城阳,田荣亦将兵会战。田荣不胜,走至平原,平原民杀之。遂北烧夷齐城郭室屋,皆阬田荣降卒,系虏其老弱妇女。徇齐至北海,多所残灭。——《史记·项羽本纪》

齐国、或者说田氏兄弟到底哪里得罪了项羽,导致项羽如此痛下杀手呢?

一、曾经的战友

田氏兄弟与项羽和他的叔叔项梁原本也曾经是并肩作战的战友,项梁甚至还替田荣解过围,甚至可以说救过他的命。

项梁、项羽叔侄自会稽起兵后,渡江一路北上,灭景驹,立熊心、都盱眙、发出楚国最强音。齐国的田氏兄弟(田儋、田荣、田横)则在狄县起兵,迅速占据了原齐国地区。

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大秦的反击也已经开始了。

章邯率领的秦军已经消灭了陈胜的张楚政权,开向了魏国的领土。魏王咎急派使者向齐、楚两国求救,两国不敢怠慢,随即派出援军,齐国由齐王田儋亲自出马,楚国则派出了大将项他。却不料,章邯困魏王咎于临济城的同时,还使了一计”围城打援“,一次性把齐、楚两国援军瞬间打残,齐王田儋战死,楚将项他败退,魏相周巿亦在战斗中牺牲。魏王咎为保一城百姓,只好开城投降,避免了生灵涂炭。

连战连捷的章邯并没有停下进攻的脚步,刚刚在东阿稳住局势的田荣很快便被章邯包围了。项梁闻迅亲率大军挥师北上,驰援田荣。章邯与项梁,这对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对手终于有了第一次正面交锋。结果,一场熬战之后,项梁胜出,章邯败逃,无奈地接受了此次出兵以来的第一场重大失利。

田荣的东阿之围自然也解了,开始跟随项梁一起追击章邯。

二、项梁之死

没多久,田荣接到消息:齐国国内听说齐王田儋已死,竟立了战国时齐国最后一位国君齐王田建的弟弟田假为齐王,并以田角为丞相、田间为大将。愤怒不堪的田荣率兵返齐,赶跑了田假等人,改立田儋之子田巿[fú]为齐王,稳住齐国局势。

前方的楚军一路连战连捷,秦军则一路败退,直到援军到来,章邯才在濮阳城站住阵脚。楚军则在此时,在定陶城外集结,围攻秦军据守的定陶城。面对秦国的强援,项梁也派出了使者向齐、赵两国请求增援。

可是,此时的田荣正生着闷气,逃亡的田假去了楚国、田角和田间则去了赵国,都受到了礼遇。现在想要田荣出兵,只有两个条件:楚杀田假,赵杀田角、田间即可。楚、赵两国也不想随随便便就听了田荣的意见,所以,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田荣自己在齐国”稳坐钓鱼台“,看其他各国在前面厮杀。

尽管齐国援兵未至,赵国此时也只能自保,楚国只能单独应对秦军,项梁依旧信心满满,毕竟秦军主将章邯已经数次败于楚军之手。

然而,濮阳城的章邯却已经悄无声息地摸了过来,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突袭了项梁的大营。一时之间,喊声震天响,没有准备的楚军顿时乱作一团,成了待宰的羔羊,定陶城内的守军也如出闸的猛虎一般打开城门、冲了出来。没想到,项梁自出兵以来,第一次惨败,也成为了他的最后一次惨败,因为他战死了。

自此,项羽的人生中增添了两个仇人——章邯、田荣。前者是项梁之死的罪魁祸首,后者则只是因为未出兵援救而已。但是,后来项羽却原谅了章邯,却对田荣赶尽杀绝了,这又是为什么呢?

三、卿子冠军——宋义

说到这个问题,不得不提起这位关键性人物——宋义了。

他本是项梁的手下,在项梁连战连捷、自信可以战胜一切敌人之际,他曾经给过项梁一个提醒:”骄兵必败,秦军日益增多,应多加小心“。可惜,早已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项梁是不可能把他这种话放在心里的,没过多久,便打发宋义出使齐国催要援军去了。但是,令项梁没有想到的是,宋义的这一次出使,不但改变了项羽的命运,也改变了后来楚汉战争的格局。

项梁益轻秦,有骄色。宋义谏曰:“战胜而将骄卒惰者,败。今卒少惰矣,秦兵日益,臣为君畏之!”项梁弗听。——《资治通鉴》

宋义在出使齐国的路上恰巧碰见了齐国出使楚国的使者高陵君显。

二位使者一见如故,便交流起了心得。宋义警示高陵君道:“依我看,武信君(项梁)必败,你此行还须慢点走,可免于一死;若速速去见,则大祸临头了。”原因呢自然还是前面说的”骄兵必败“那一套。高陵君显虽然听得一头雾水,但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还是缓行以观局势了。果然,没过多久,项梁死于秦军之手,高陵君不禁高看宋义几眼,转路南下去见楚怀王了。而此时的宋义也已经在齐国与田氏兄弟建立起了颇为密切的关系。

与此此时,楚国的局势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经历了项梁的惨败,楚国几位带兵的将领也都悉数返回了彭城附近,其中吕臣驻彭城东、项羽驻彭城西、刘邦则驻军砀县。楚怀王也将都城由盱眙迁到了彭城,并趁着项梁身死、项氏力量被极大削弱的良机,发号司令,将彭城两翼的吕臣军与项羽军合并,由楚王亲自指挥。随后,楚王又以吕臣为司徒、吕臣之父吕青为令尹,将他们纳入政治核心,并以刘邦为砀郡长,封武安侯,继续统领他驻扎砀郡的部队,而昔日里大权在握的项氏集团却大权旁落,项羽也明显的被边缘化了,只混到个鲁公的爵位,实权已经不在了。

此刻,楚怀王最急需的便是一个可靠的带兵统帅,而高陵君显的到来则为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高陵君显见到楚王以后,将宋义的事迹原原本本地讲给楚王,称其料事如神,“兵未战而先见败徵,此可谓知兵矣”,是个领兵打仗的材料,可堪大用。毫无疑问,他的一番话正应了楚王的心思,于是,宋义返回后第一时间便被召到了楚王的跟前,畅谈军国大事。

宋义的表现让楚王非常满意,于是,他就这样”意外“地取代了项梁的位置,成为了楚国的上将军,号为卿子冠军。

四、宋义与齐国的关系

回过头来,我们再来说章邯,他击败项梁后去哪了呢?为什么没有趁势灭楚呢?

原来,此时的章邯对时局做了一个初步判断,他认为失去了主心骨项梁的楚国已经不足为惧了,反而赵国没有拿下,是个”眼中钉“,所以,他挥师攻赵去了。

因此,这边楚国得到了充足的时间整顿,可是,那边赵国却岌岌可危了。赵王歇连忙派出使者奔赴各国求援。楚王接到信后,也没有怠慢,派出了以宋义为主将、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的强力阵容,出兵救赵。

出兵誓师之时,宋义的口号喊得震天响,然而,出兵之后,他却完全变了一个人。

兵马刚行至无盐县附近的安阳时,宋义便下令驻扎了,此地距离赵国被困的巨鹿尚有数百里数。而这一驻扎,便是46天之久。

项羽被夺了兵权,本就怀恨在心,此刻见宋义不进不退,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主动找到宋义,建议立刻出兵解赵国之围。而此时的宋义早已打好了自己的小算盘:依他与齐国田氏兄弟的关系,高陵君推荐他为统帅只不过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他的儿子宋襄前往齐国担任相国;再往后,就是静待时机,趁齐赵相争,凭借手中的军队为自己谋利了。

所以,宋义给项羽的回复是:“楚国的最终目标是灭秦,而不是救赵。所以,不如让秦、赵两军先打一仗,秦即便胜亦兵困马乏,我军可趁其敝而胜之;如若赵胜,我军可趁秦军败退,一路西进,直取关中,灭秦指日可待。”随后,宋义又在军中下令:“有猛如虎,狠如羊,贪如狼,倔强不服从指挥者,皆斩之。”

宋义摆明是在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势在压项羽,可他话说得大义凛然,项羽一时也无力反驳。然而,接下来宋义的一个举动却给了项羽可乘之机。

按计划,宋襄将前往齐国为相。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的宋义,也如当初的项梁一样自信满满,他竟亲自把宋襄送到了无盐县,并且大摆宴席、款待宾客庆贺。有如此良机,项羽自然也不能放过,于是,他将心腹将领召集在一起,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服他们跟自己一起干,并定下了“杀宋义、取兵权、求赵国”的策略。

次日清晨,项羽带着这帮心腹将领前去拜见宋义,趁机出手斩下宋义的头颅,随后,向全营将士宣布发:“宋义与齐谋反楚,楚王阴令籍(项羽)诛之。”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满营将士自然也是满腹狐疑,但是鉴于项氏叔侄在军中的超高威望,再加上宋义这些天来的举动也失去不少军心,项羽很快便在满营将士的推举下成为了上将军。之后,他又命人前去追赶宋襄、将其杀死。

卿子冠军也算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不过,虽然他已经死了,但那个跟他联系密切、远在齐国的田荣却已经成为了项羽恨之入骨的角色。

五、田荣之死

随后,项羽在巨鹿之战中逆天改命,以弱胜强击败秦军,彻底夺回在楚国的权力和地位。章邯亦率二十万大军前来投降,不但轻易得到了项羽的原谅,后来还被项羽分封为雍王,坐镇一方。

而田荣,由于未派一兵一卒随项羽入关,自然在项羽的功劳薄上只能是零,更不可能受到分封。项羽还趁机,将齐国的土地一分为三,将随他入关的田安封为济北王、田都封为齐王,而原来田荣拥立的齐王田巿则被安排去做胶东王。

面对如此分封,田荣自然不满,他先是率兵驱逐了齐王田都,随后又暗中资助陈馀在赵地谋反,并扣押胶东王田巿。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田巿畏惧项羽势力,竟背着他前偷偷前往胶东国去了。恼羞成怒的田荣也不再看大哥田儋的面子,直接率兵将田巿杀死,随后又回师北上灭掉济北王田安后,一统齐地,自立为齐王。

项羽闻讯,当即亲率大军伐齐,这才有本文开始所说的那个场景。

项羽在田荣死后,仍旧没有放过齐国的城池和百姓,大肆烧杀抢掠,将田荣降卒尽皆坑杀,老弱妇女,多所残灭,其残忍程度令人发诣。而项羽的这一系列举动也激怒了齐地的百姓,很快,便有数万人聚焦在了田荣的弟弟田横的身边,高举反击项羽的大旗,一举占据城阳。

之后,项羽虽率兵不断攻打,但却未能破城。而在他久攻不下之际,刘邦已然集结了五十六万大军,占据他的老巢彭城。

楚汉战争自此正式拉开序幕,项、田之间的恩怨却也好像烟消去散一般不复存在了。

水言水语

项羽与田荣之间的这段仇怨看起来好像是楚汉战争之前的一段小”插曲“,但实际上,它对后来的楚汉战争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正因为项羽将这份对田荣的仇恨无限放大,在齐国如此大肆的烧杀抢掠,才激起齐地人民强烈的反抗意识,直接导致项羽陷入久攻不下的怪圈,以至于放任刘邦的壮大,甚至还一度丢掉了彭城,险些被刘邦”一击必杀“。

假使项羽击败田荣后,在齐地采取安抚政策,将其纳入自己的版图,那么他不但可以壮大了自己的实力,而且也赢得了充足的时间和空间来限制刘邦,楚汉战争的进程势必会发生重大的改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