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如果你是《红楼梦》中的薛宝钗,你会做些什么?

历史瞬间

02-14 10:44

如果穿越回去做宝钗的话,我们作为“现代新宝钗”当然应该知道做为“第三者插足”宝黛爱情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第八回、已经有了梦中与可卿“初识”和现实中与袭人姐姐“初试”性经验的贾宝玉,去探望十三岁的青春美少女宝姐姐。宝玉和“人多谓黛玉之所不及”的宝姐姐一起“比通灵”,又被宝姐姐身上“甜丝丝的幽香”吸引了。这时还不满十岁的小女孩儿黛玉也来了,看到宝玉“见了姐姐、忘了妹妹”缠着宝姐姐要吃“冷香丸”,林妹妹不禁醋意的笑道“嗳哟,我来的不巧了!”

这个时候从现代穿越回来我们作为宝姐姐当然知道千万不要去和宝玉“比通灵”,可是接下来宝玉闻到“冷香丸”弥漫的甜香却是避免不了的,林妹妹来了照样会吃醋的。

时间过得很,许多读者根本就没有想到,宝玉闻到“冷香丸”之香过去了三年才是“元妃省亲”。第二十二回“元妃省亲”之后第六天,贾母便亲自捐资为宝钗过十五岁生日,对于客居贾府的薛家来说,这事儿当然是很荣耀的了。

宝钗十五岁生日宴之前黛玉就开始吃醋了,宝玉问黛玉“你爱看那一出(戏)?”林黛玉冷笑道:“你既这么说,你就特叫一班戏来,拣我爱的唱给我听。这会子犯不上借着光儿问我。?”

宝钗生日宴上,从现代穿越回来的我们(以下简称“新宝钗”吧!)自然是不会多嘴对宝玉说什么《山门》中的“寄生草”了。当然就免了黛玉讥讽宝玉赞宝钗说的“安静看戏罢,还没唱山门,你倒妆疯了。”

可是接下来凤姐说龄官“活像一个人”这还是免不了的,之后宝黛湘三人之间的一场气是免不了的了,接下来众姐妹和宝玉奉旨搬入大观园当你然更是免不了的了。

住进了大观园之后,更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新宝钗”千万不要去怡红院找宝玉聊天、不要去戏宝玉读书了,更不要在凤姐宝玉“逢五鬼”之后嘲笑黛玉求佛成就婚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最重要的是不要在芒种节祭花神那一天去找缺席的黛玉,这样就不会路过滴翠亭听见小红和坠儿的悄悄话了,从此“嫁祸”黛玉的罪名可免了。

可是,“新宝钗”这样做当然是避免不了宝黛背着众人在大观园的桃花树下“共读西厢”的,也是避免不了宝钗的亲姑舅表姐凤姐“贫嘴烂舌”的调侃黛玉“吃茶”,避免不了怡红院丫头晴雯让黛玉吃“闭门羹”,避免不了黛玉葬花时感叹“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第二十八回、元妃端午节赐礼时,“新宝钗”千万不要戴上红麝串去向贾母王夫人请安。可是大夏天的被宝玉看到雪白的手腕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呀!鸳鸯姐姐并没有戴红麝串,不是照样被宝二爷摸了雪白的脖子吗?

唉……,看来宝玉变成“呆雁”也难避免了。宝二爷在外面和琪官一见倾心交换汉巾子,更是黛钗湘袭们都不愿看到的,也无法阻止的。

其实黛玉知道了宝玉宝钗的端午节礼相同、自己和三春的次一档,照样也会对宝玉抱怨自己是“草木人儿”,抱怨宝宝玉“见了姐姐、忘了妹妹”不是吗?

第二十九回、清虚观打醮,“新宝钗”就知道不会说史湘云有“金麒麟”了。

可是,宝黛二人照样会因为张道士提亲和“金麒麟”的事情闹得又摔玉又剪穗子的。宝黛初会时,宝玉就为了黛玉当着贾母和三春的面摔了“命根子”。

第三十回、宝玉说宝钗“杨妃”的时候,“新宝钗”千万不能动怒。然而,这样也并不能避免宝钗的亲姑舅表姐凤姐对宝黛二人的又一次当众调侃,“黄鹰抓住鹞子的脚,都扣了环了。”

当然“新宝钗”不可能有能力避免掉宝黛二人被凤姐再次当众调侃后的尴尬,更不可能阻止宝二爷之后到王夫人处“调戏母婢”金钏……。

第三十二回、因为“金麒麟”黛玉跟踪湘云到怡红院,偷听了宝玉和湘云袭人的谈话。“新宝钗”也无法控制湘云对宝玉说的“混帐话”,然后宝玉照样对黛玉诉肺腑说“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照样会被袭人无意中听到了。

第三十三回、琪官金钏儿事发,宝玉挨打。

此时,黛玉害怕在贾政老爷对宝玉震怒之下,宝黛关系又被凤姐再三嘲笑,因而不敢在怡红院当众露面。

第三十四回、“新宝钗”当然照样受薛姨妈派遣到怡红院送棒疮药,袭人照样去向王夫人“打小报告”,宝玉照样遣晴雯为黛玉送旧帕子,“新宝钗”照样被哥哥薛蟠惹得哭了。

第三十五回、然而在怡红院大门外守望的黛玉,仍然是会嘲讽路过的宝钗“哭出两缸眼泪也医不好棒疮”。

被黛玉嘲讽之后,“新宝钗”当然还是要陪着母亲薛姨妈去怡红院探望宝玉,贾母当众赞宝钗“我们家四个女孩儿都不如宝丫头”。

第三十六回、“新宝钗”当然不会再去怡红院为宝玉绣鸳鸯肚兜了,之后也不会去提醒黛玉当众说“西厢牡丹”的事情了。

然而,癞头和尚送“金锁”这是“太虚幻境”中神仙们的事情,“金玉良缘”的话薛姨妈早就在第八回“比通灵之前就和王夫人讲过了。

“新宝钗”就是不“比通灵”、不讲“寄生草”、不笑求佛、不到怡红院串门、不讲“混帐话、不扑蝶、不戴红麝串、不说“金麒麟”、不说“负荆请罪”、不绣肚兜、也不“审”黛玉,又能改变什么呢?

或者“新宝钗”按照这样“不”作为,之后便没有了钗黛结金兰、宝钗送燕窝、慈姨妈慰痴颦。

可是,贾母独宠宝琴详问“八字”,和贾母清虚观中为宝玉指“金麒麟”一样是不可避免的。

第五十四回、元宵节家宴上黛玉情不自禁的给宝玉“喂酒”,和黛玉因“金麒麟”跟踪偷听宝玉湘云谈话一样不可避免。宝玉喝了黛玉递过来的杯中酒不可避免,立马被凤姐提醒不可避免。贾母接着在元宵节家宴上“掰谎”,当场为宝黛关系洗地不可避免。

接下来,王夫人在年后让宝钗参加协理大观园不可避免,紫鹃丫头“试玉”宝玉发痴病不可避免。贾母只忙着为薛蝌邢岫烟“硬做保山”促成初步的贾薛联姻不可避免,贾母对“紫鹃试玉”闹得贾府人尽皆知的“宝黛爱情”揣着明白装糊涂不可避免。

贾府的败落,元妃在宫中失宠、贾雨村被降职、贾府财务空虚、贾母屋里的一大包上好人参“糟朽烂木”失去药力更是必然的现实。

晴雯教唆宝玉“装病”逃避贾政老爷问书,上夜的婆子们直被闹到五更天方罢。贾母听说宝玉被“吓病”的假消息,老祖宗亲自出面主持大观园查赌。几天后大观园里又出现了“绣春囊”,王夫人连夜抄检大观园,又接着清理怡红院撵走晴雯芳官四儿。

第七十八回、宝钗在抄检大观园第二天乘机悄然离开,之后又回绝了王夫人和凤姐的挽留坚决请辞搬出大观园。

我们穿越回去做了“新宝钗”,做到了十多个“不”,改变了什么吗?

除了把曹翁的《红楼梦》缩短了关于宝钗的篇副之外,一切都仍然照旧发生。贾府和贾府都一样的如那一大包表面上好、内里“糟朽烂木”失去药力的人参一样的,避免不败落的命运。

在四大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败落的路上,贾薛联姻组成抱团取暖的“金玉良缘”,这是生活在封建包办婚姻制度下的宝钗逃避不了的悲剧。

原著中,林黛玉对薛宝钗抱怨自己“一无所有”,羡慕宝钗可以从贾府“说走就走”。林黛玉还担忧贾府“出多入少,恐后手不接。”,唯有贾宝玉才会以为“凭他怎么,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

可是,贾母贾政王夫人凤姐们,会比贾宝玉更天真吗?

就算没有宝钗“第三者插足”宝黛爱情,贾府的封建家长们最终要成就的仍然是有“金”可以帮护命根子“宝玉”的“金玉良缘“。

就算根本就没有薛宝钗进贾府,贾母贾政母子也会像试图寻求“金麒麟”史湘云、薛家小妹宝琴一样,为贾宝玉找到“张宝钗”、“李宝钗”、“王宝钗”来做他们理想中的“宝二奶奶”。

在林黛玉尚未成为父母双亡无家可归的孤儿之前,贾母贾政母子也没有真正下决心为宝黛二人定亲。在林如海去世后,贾母贾政母子就根本不可能再考虑所谓“木石前盟”了。

哪些以为只要没有薛宝钗“第三者插足”插足,宝黛姻缘就能成就的读者们:

第二十五回凤姐调侃黛玉“吃茶”的时候,早就一语成谶的对黛玉说了“你别作梦!”

“新宝钗”从现代穿越回来贾府,也照样成就不了“木石姻缘”的。薛家也不可能拒不奉旨,宁愿从贾府搬走,也不让宝钗入住大观园。贾母刚才为薛宝钗过了十五岁生日,才过了几天薛家就拒绝元妃和贾府的邀请,不让宝钗进大观园可能吗?

薛宝钗和林黛玉一样,在大观园中与表兄弟贾宝玉共处。林黛玉是贾府收养的女儿,地位和三春相同是贾府“四个女孩儿”之一,独薛宝钗是一切费用自理的亲戚女儿。从宝钗十五岁到十八岁在大观园中将近三年时间,贾府对“金玉良缘”的态度暧昧。

薛宝钗在大观园中住了一年时间就发生了“紫鹃试玉”,薛姨妈在潇湘馆里放风愿意为“宝黛姻缘”保媒,就是对“金玉良缘”的信心发生了动摇。然而,此时王夫人已经让宝钗参加协理大观园,贾母又热心的为薛蝌邢岫烟“硬做保山”定了亲,此时当然不是宝钗搬出大观园的时机。贾母“掰谎”为宝黛关系洗地,对紫鹃试玉和宝玉发痴病“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态度,又为薛姨妈带来了一些对“金玉良缘”的没有完全断绝的希望。

一直到薛宝钗在大观园中住了两年半已经十八岁了,这时宝钗协理大观园也有一年半了。直到这年中秋节前后贾府内斗,几天之内贾母查赌、王夫人抄检大观园,薛家才赶紧乘机让薛宝钗立即搬出大观园了。

宝钗走了,贾府也没有成就“木石姻缘”的任何迹象。反倒是黛玉先和湘云一起中秋节联句作了“冷月葬花魂”,宝黛二人又一起讨论出“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士垄中,卿何薄命。”的谶语来,透露出宝黛二人对爱情前途的彻底绝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