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重庆逆行夫妻战疫中的隔空告白

社会百态

02-14 13:51

在援助湖北对抗新冠肺炎的战疫中,一对同为呼吸专家的重庆夫妇,一个在武汉,一个在孝感,忙于抗击疫情。尽管相隔不远,但是却不能见面。

在抗疫一线,他们隔空鼓励问候安好。

他们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助理刘煜亮和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呼吸内科专家徐瑜副教授徐瑜。

巡诊

他两周走遍孝感定点救治医院

见到刘煜亮的时候,他刚刚查房出来。就在几个小时以前,也就是2月13日凌晨,刘煜亮刚刚写完一篇针对孝感市中心医院东南院区的论文,准备入睡,却得知,这里收治的一个病人,因为有精神分裂症,在病房里乱砸一气。

身为重庆援孝感市东南医院医疗队的队长,立即赶往病房,和两名男医生一起将患者安抚下来。此时已经凌晨3点。

1月26日晚,刘煜亮和队友们来到孝感。接下来的半个月,每天都是如此的紧张又充实。

他和队友们奋战的孝感市中心医院东南院区,原来是一家民营的东南医院,疫情来临,孝感市中心医院接管了这里,专门用于收治新冠肺炎患者。

进入医院仅仅10个小时,刘煜亮就拿出《队员工作纪律》要求,明确队员管理制度、院感制度、医疗护理工作制度等,并在实践中不断优化。

不仅仅要管理好医院的工作,刘煜亮还有一个工作就是,到孝感疫情最严重的汉川、大悟、孝昌等区县医院巡诊。两周的时间里,他已经完成的对孝感市六个区县中心医院的巡诊内容。

征战

“我要离妻子近一点”

妻子徐瑜,其实比刘煜亮更早前往湖北。

1月22日,刘煜亮向单位申请到湖北一线去支援。“我是呼吸科的医生,这个疫情跟呼吸科关系非常大,我觉得我应该来。”

当时他还担心医院不批准,妻子徐瑜说:“呼吸科医生不去,谁去?”其实这时候,徐瑜也向单位提出了向湖北支援的申请。

除夕(1月24日)上午,徐瑜就接到了通知,她会在当天下午5点半前往武汉。

除夕夜,徐瑜随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医疗支援队伍,进驻武汉金银潭医院,展开救治工作。

第二天,重庆支援湖北医疗队的名单公布,刘煜亮也成为医疗队的一员。不过,他要去的地方不是武汉,而是孝感。

“孝感和武汉在我们看来,其实差不多。”刘煜亮说,只要能够里妻子近一点就好了。

分享

给彼此更多心理上的支持

几天前,根据部队的安排,徐瑜已经转场到武汉火神山医院负责重症监护室。

“她去重症监护室,我还是有点担心的。”说到这里,原本有点大大咧咧的刘煜亮还是表现出了细心的一面。原来,徐瑜在来之前,读了两年博士后,在研究所工作,很久没有接触临床,刘煜亮担心徐瑜“手艺回潮”。

两人都忙,平时刘煜亮白天基本上停不下来,到了晚上可以打电话的时候,徐瑜往往又在重症监护室里值通宵,更不能接电话,就只能微信留言了。

“我把那些到区县讲的如何收治重症患者的情况跟她讲,总结了很多条发给她,甚至还编成小口诀发给她。”刘煜亮说,其实妻子单位的医术水平完全没有问题,自己的做法,仅仅是让徐瑜的内心更加踏实。“作为男人,我就给她更多的心理上的支持吧。”

徐瑜早到一线,便将她援助的经历告诉刘煜亮。这些经历,也被刘煜亮详细记录,并后来报给了重庆援助湖北医疗队指挥部,很多建议都被采纳了。

心愿

都要平平安安地回去

刘煜亮在陆军军医大学攻读博士期间和徐瑜相识、相知、相恋、成婚。两人毕业后都成为各自医院里呼吸内科的临床骨干。夫妻二人平时工作繁忙,很少有时间照应家庭和孩子。今年春节,他们原本想带7岁的儿子去度个假。可是夫妻二人前后脚都要出差。

面对儿子的不快,刘煜亮告诉他:“爸爸妈妈要去救那些被病毒感染的人。”“那你们早点回来。”儿子不舍地说。

出发前,刘煜亮把孩子送到奶奶家。来不及当面告别,家人们在家庭群里给他俩加油鼓劲,并叮嘱他们保重自己。因为不知道自己要去多久,刘煜亮还将父亲的电话发给了几个关系最好的朋友,拜托他们帮忙照顾父母和孩子。

“我是一名军人,军令如山,必须服从。他也是呼吸科这样一个岗位,面对疫情也有这个职责。”没有机会直接采访徐瑜,上游新闻记者通过刘煜亮的微信联系上了徐瑜。她说,她和刘煜亮从同窗变成“战友”,说来也是一种缘分,“但是内心里不希望再有这样的‘战争’,也不希望再做‘战友’,只当爱人。”

徐瑜说,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早点打赢这场战役,夫妻二人都要平平安安地回去,“我在憧憬我们回家的场景,一定是非常美好的。我跟孩子在一起,跟老公在一起,跟父母在一起,我一定要好好地放一个大的假,我先睡个一周,然后再过一周就听老公的,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我听你的,我听你的。”刘煜亮毫不犹豫地回应着妻子。

重报集团·上游新闻记者罗永攀张锦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