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嵇康:开创玄学新风的三国时期曹魏思想家

历史瞬间

02-14 15:12

魏晋时期,汉代董仲舒等所建立的一套以“礼教”为核心的文化维系体系经过汉末及三国时期的混乱,已经无法再维系人心了。天子不再代表天命,每个人的野心被点燃,社会便失去了人们能够共同遵守的行为规范,社会规范的失序必然带来政治规范的失序,各军阀互相征伐,正是因为谁也不比对方享有更多的政权合法性,军事力量便成为唯一的决定砝码。

军事力量的消长吞并,必然是强者更强,然后一个新的统一王朝便有可能要建立了。但一个新王朝建立必须必须也建立一套能够维系社会人心的文化维系体系,社会秩序稳定了,政治秩序才有保证。西晋立国前后,并未建立一套新的文化维系体系,此时期精神领域兴盛的是魏晋玄学,玄学是一种个体主义的隐逸、放达思想,不仅无助而且有可能破坏正在建立的社会政治秩序,司马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继续沿用汉代的礼教维系体系,稍微改头换面,提出“孝治天下”的口号,所以司马氏对玄学中的极端派就要打击,甚至不惜消灭,王弼和嵇康都是这个过程中的牺牲者。

嵇康是那个时代一个自由的精灵,其《与山巨源绝交书》云:以此观之,故知尧、舜之居世,许由之岩栖,子房之佐汉,接舆之行歌,其揆一也。仰瞻数君,可谓能遂其志者也。故君子百行,殊途同致,循性而动,各附所安。故有“处朝廷而不出,入山林而不反”之论。

“循性而动”是其思想的核心,为了顺适自己的天性,他无视礼教,蔑视权贵,他的死直接原因就是他的放达行为让贵公子钟会感觉受了侮辱。《晋书》云:初,康居贫,尝与向秀共锻于大树之下,以自赡给。颍川钟会,贵公子也,精练有才辩,故往造焉。康不为之礼,而锻不辍。良久会去,康谓曰:“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会曰:“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会以此憾之。及是,言于文帝曰:“嵇康,卧龙也,不可起。公无忧天下,顾以康为虑耳。”因谮“康欲助毌丘俭,赖山涛不听。昔齐戮华士,鲁诛少正卯,诚以害时乱教,故圣贤去之。康、安等言论放荡,非毁典谟,帝王者所不宜容。宜因衅除之,以淳风俗”。帝既昵信会,遂并害之。

悲夫,生当黑暗之世,人何由而全其性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