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资本玩家后遗症!股票质押业务遭监管,联储证券私募资管业务再被叫停半年

财经纵横

01-11 08:50

导读:2020年1月10日,一则有关深圳某券商近期被证监局责令暂停私募资管业务6个月的消息开始在业内流传,该消息称该券商因“风控虚设”等六大问题被处以行政监管措施。据叩叩财讯从多个独立信源渠道证实,这家被勒令叫停私募资管业务半年的券商正是联储证券。

虽然近两年来联储证券的相关业务发展波折重重,但这个冬天对于它而言,依然格外漫长。

至2017年开始,因资管产品违约风险频发、频频踩雷多家风险上市企业,联储证券便不断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这家注册于深圳的中小型券商,原名众成证券,自2015年通过增资扩股引入新股东后,便窜入高速发展阶段,资本金亦从2015年的2亿元以三级跳的模式至2017年已经达到56亿元。

高速的发展,带来的不仅是规模的急剧膨胀,更有风险敞口的加速扩大。

2018年,联储证券资管就曾以一年至少六次连环踩雷上市企业的惊人“纪录”而创下当年券商资管之最,而其发起成立的多款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集体违约,也导致众投资者强烈不满,数位投资人因此发起的多桩向其起诉的案件目前也正在法院审理之中。

2019年12月20日,沪深交易所曾分别对四家券商因部分业务违规而公开发布了处分决定书,联储证券不仅赫然在列,而且是其中所受处罚最重的券商——被联储证券内部视为“重要业务”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被处于暂停9个月。

据叩叩财讯获悉,联储证券在近期被监管层叫停的业务远不止于此。

2020年1月10日,一则有关深圳某券商近期被证监局责令暂停私募资管业务6个月的消息开始在业内流传,该消息称该券商因“风控虚设”等六大问题被处以行政监管措施。

据叩叩财讯从多个独立信源渠道证实,这家被勒令叫停私募资管业务半年的券商正是联储证券。

不过讽刺的是,在2019年12月21日,既监管层已经着手暂停联储证券相关资管业务之时,联储证券竟然还获得了某知名财经网站颁发的“2019年度最具创新力券商资管产品”。

1)资管业务的六宗罪——联储证券的成与败

此次联储证券私募资管业务被叫停,实际上早在2019年12月11日便已经正式生效,这一时间甚至比其股票质押回购业务交易遭受监管更早几日。

据叩叩财讯获得的一份深圳证监局下发的相关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直至2020年6月10日后且经深圳证监局检查验收合格,联讯证券方可继续开展私募资管业务。

资管业务对联储证券而言可谓举足轻重,2015年后,联储证券业务的飞速发展,资管业务的爆发式增长功不可没。

2016年,联储证券年报中也坦言,“公司正处于从单一经济业务券商向以资产管理为核心的综合类券商转型的过程中,报告期,公司资产管理业务取得了爆发式增长”。

也正是在2016年,联储证券资管业务募集规模达到141.35亿元,比2015年的15.31亿元增长8.23倍;资管业务管理费净收入从88.5万元增至1.96亿元,同比翻了221倍。

“经过核查,在过去2016年至2019年期间,联储证券的资管业务存在多个突出问题,引发了较大的风险事件。”一位接近于联储证券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监管层方面认为其资管业务方面至少存在六大问题。

部分资管信披披露不及时,这是联储证券被监管层定义的首宗罪。

早在2018年联储证券有关资管产品不断爆出踩雷之时,便有诸多投资者对其产品的信息披露提出质疑,如当年的一款名为联储聚诚15号的资管产品在发行之初,就并未完全披露东方金钰前实控人赵兴龙与徐翔的隐秘合作关系,对东方金钰的负债情况也过于乐观。

据叩叩财讯获得的资料显示,联储聚诚15号于2017年1月4日设立,通过“某信托――联储东方金钰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事务管理类信托),以信托资金受让东方金钰享有的全资子公司深圳东方金钰珠宝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钰珠宝”)100%的股权收益权。该信托资金规模3亿元,东方金钰承诺到期进行回购。

然而,联储证券在项目发行期间对融资人东方金钰内部已经出现并且其已经掌握的重大违法事件既东方金钰实际控制人就徐翔股票操纵案被立案刑事判决、二股东亦涉案且所持股票被冻结等事项却未做披露。

除了信息披露问题外,联储证券的资管产品还存在销售不规范、份额种类划分不当、合同条款缺失以及资管业务内部控制不到位等问题。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在资管产品销售和存续期间较常见的问题外,联储证券的部分资管产品还存在投资比例违反《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的相关规定,且出现较严重超标的情况。

据《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显示,“一个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于同一资产的资金,不得超过该计划资产净值的25%;同一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管理的全部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于同一资产的资金,不得超过该资产的25%”、“同一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管理的全部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资金不得超过其管理的全部资产管理计划净资产的35%”。

除了资管业务被处以叫停处罚外,深圳证监局还对该券商时任总经理张翔东以及时任资产管理部总经理等人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4月之前,客户资产管理业务一直由联储证券总经理张翔东主管,其后张翔东不再分管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由联储证券副总经理董擎接手;同年11月,张翔东正式去职,其联储证券总经理一职则由丁可接任。

2)业务接连叫停的背后是资本玩家的野心

屋漏偏逢连夜雨。

短短十日内,接连两大创新性业务的轮番受限,这对于正在力争迅猛扩张的联储证券而言,不可谓不是受创惨重,尤其是私募资管业务的叫停,这无疑对正处于多事之秋的联储证券更是雪上加霜。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资管规模一边惊人扩张,但另一边却缺乏的是稳扎稳打的经营作风和严苛规范的内部风控体系,联储证券这家民营券商在背后资本势力的操盘之下,似乎从其选择野蛮生长那一刻开始,风险的暴露便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市场对联储证券的印象在2015年前后形成了一道截然不同的分水岭。

在2015年之前,这家注册地为深圳,由山东、河南、湖南、沈阳、西安五家证券交易中心联合改组设立的券商,只不过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纯经纪类券商。但2015年6月,伴随着北京正润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正润创投”)的名字在其股东名单上出现之后,联储证券便逐渐在业界人士口迅速以生猛之姿崛起。

2015年6月,正润创投是通过增资扩股进入联储证券前身众成证券从而持有其26.23%的股权。其后经过数轮增资扩股,直到如今,已经更名为北京正润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正润集团”)的正润创投依然以22.02%的持股比例位列联储证券第一大股东。

在正润集团入主联讯证券后的2016年开始,联储证券便密集设立资管计划,其资产管理业务收入也由此全面爆发,2017年其资管业务继续保持高速前进,直到2018年风险的全面爆发,联储证券也被这猛踩的一记刹车而业绩“翻车”,其2018年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20.06%,而归属于公司净利润为亏损1.43亿,同比下降-767.05%,

“胆子大,杠杆高,风控弱”,这是诸多业内资深人士在评价联储证券相关资管产品时用得最多的词汇。

“这种手法是典型的资本玩家的思路,一般的券商是不太可能有如此的行事作风。”一位沪上知名私募机构负责人士对联储证券的资管业务如此坦言。

或许,如果当上述诸位资深业内人士得知,自2015年后,位居联储证券大股东之位并在其背后布局一切的正润集团的真实身份,便不会惊讶于联储证券如今的结果。

工商资料显示,联储证券大股东正润集团由益科正润投资集团(下称“益科正润”)全资持有,益科正润除了直接持有正润集团70%的股权外,剩余的30%则通过由其100%控股的北京宝德润投资有限公司持有。

进一步穿透益科正润股权,则最终指向了杨涛、杨旗、吕春卫和杨月利几位自然人。

提起益科正润以及以其为平台形成的资本势力“益科系”,资本市场应该并不陌生,在过去几年中,其在A股多家上市企业中或明或暗地现身,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弄潮着资本游戏。

这个起家自河南鲁山,活跃于北京的民营资本玩家,最早是在2014年时的山东地矿借壳案中,以及其精妙的“金蝉脱壳”一计而引起市场关注。

斯时,“益科系”作为山东地矿重组上市中最大受益方之一,以备受市场质疑的方式,在山东地矿业绩大幅亏损的拐点之前,套现超过3.41亿元后绝尘而去。

2018年2月,登云股份被举牌后的一系列动作,是益科系最近一次较大规模地出现在了A股大众视野之中。

2018年2月5日晚,登云股份公告称,益科正润增持登云股份460万股股票,占登云股份总股本的5%。2019年2月,登云股份再度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张弢等计划自2019年2月20日起的六个月内,以协议转让方式向益科正润转让公司股份623万股占总股本比例6.78%。若完成股份转让,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益科正润。

(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