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海南西部中心医院隔离区医护人员:把危险留给自己!

2月4日下午,随着10名发热疑似病人被安全转入海南西部中心医院南院区住院大楼,这标志着海南西部中心医院南院区收治新冠肺炎疑似病人隔离病区正式启用。至此,这里转眼就成为了战“疫”最前线,也就是最危险的地方。但是,面对这样的危险“禁地”,该院的医护人员却纷纷“请战”,义无反顾,以“初心”扛起救死扶伤的医者担当。

▲海南西部中心医院隔离病区“最美逆行者”合影。记者符武月摄

我是党员我先上

抬病床,运物资,安装设备,消毒灭菌……

为进一步做好发热疑似病人集中救治工作,按照市疫情防控指挥部要求,海南西部中心医院组织人员对位于南院区的一栋住院大楼进行了搬迁、装修和改造。经过加班加点,该院仅用5天时间就完成了隔离病区的改造并投入使用。

作为首批进入隔离病区的一员,海南西部中心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第一批隔离病区医疗队队长陈新秀,目前已率领她的党员医护团队,完成了在隔离病区与病魔奋战两周的光荣使命。

“我是党员,我不上谁上……”在了解到医院隔离病区缺少医护人员时,陈新秀就率先报名,一头扎进了隔离病区。“大年初一取消假期到现在,我已经20多天没见过2岁的孩子了……”陈新秀说,在隔离病区里,医护人员实施轮班制度,两周吃住都在病区里,轮换后还需要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由于父母年岁已高,陈新秀只能将孩子托给亲戚照顾。

“我的父亲是共产党员,他们知道我的决定后非常支持。”同是第一批进入隔离病房的中医科护士长周才英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周才英第一时间报名参加支援武汉志愿者和院内隔离病房支援团队。在她看来,身为党员,要做的就是在国家危难之际挺身而出,发挥共产党人的先进模范带头作用。“过来支援隔离病区,对此我不后悔,能为医院、为国家做贡献,我愿意!”周才英说。

▲咽拭子采样后将棉签插入试管,贴上标签。

把危险留给自己

“在隔离病区,医生分成白班和晚班,吃住都在病区,轮流下来休息的时间很少,我们都只能挤出时间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陈新秀说。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把最危险的工作留给自己。

在隔离病区,即便是穿戴着防护服、手套、鞋套、护目镜,也是处处充满风险,采血、取样,可以说是步步惊心。“咽拭子采样最危险,用棉签近距离伸进患者的喉咙,很容易引发咳嗽甚至喷溅。”刚进去的第二批护士长李华艳说,“不害怕是假的,但关键时刻没有一个护士犹豫。”

李华艳告诉记者,咽拭子采样,需要一定的精准度,如果不精准,一是会导致患者难受,二是棉签伸入患者咽喉深处,容易引发患者出现咳嗽、打喷嚏或喷溅等现象。患者出现干呕,就意味着采样到位。但如果遇上患者咳嗽或打喷嚏,释放出的病毒量也是翻倍的,极易导致感染。因此,尽管取样时有防护,但风险仍然很大。

“选择这一行,就要做好直面风险的准备。只要做好防护工作,其实也没那么可怕。疑似患者比我们更焦虑,如果我们都没有信心,又怎么给他们信心。”内分泌科副主任医师张翠兰说。

“早上8点进病房要连续工作6个小时,不能喝水也不能上厕所。”张翠兰说,在这里,医护人员每天要观察疑似病人的病情,给他们做检查,依据病情做出判断,与病人谈话,安抚他们,在里面一待就是6个小时。

最令医护人员头疼的是,除了要规避感染风险外,厚重严密的防护设备也给她们工作带来诸多“不便”。护目镜容易起雾,易导致视线不清晰,戴着两层手套,不能精准地找到血管,护士只能靠着平时积累的经验,慢慢为患者抽血、打针。

“人家将生命托付于你,又岂敢辜负?”张翠兰说。

一轮工作下来,既是心理的磨砺,也是体力的考验。即使如此,海南西部中心医院仍有很多医护人员主动请缨进入隔离病区。“疫情不结束,我们就会一直坚守下去。”张翠兰说,而这也是许多医护人员的心声。

据统计,疫情发生以来,海南西部中心医院隔离病区已收治了61个疑似病例。经过治疗,截止目前,已出院50个。

儋州市新闻中心记者符武月文/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