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用钱铺金沟的西晋“奢侈狂”,自创一种美食,皇帝都觉得太过分

洛阳北邙。武帝女婿王济的丧礼。

连亘数十里,白茫茫一片,除了白幡,就是丧服。有执白绋者近千人,皆素衣白服,低吟挽歌,其声摧怆哀切,整个葬礼尤显痛悼的意味。

司马氏宗王的青盖车,皇孙的绿盖车,轱辘隆隆;贵臣的云母犊车,勋臣驾四牛的皂轮、油幢车、通幰车,连盖接轮;至于特进及车骑将军、骠骑将军以下诸大将军、不开府非持节都督等官员的安车、轺车,更是填咽道路,连绵不绝。

八旒公旗,七旒侯旗,卿臣五旒旗,皆画降龙,迎风招展。

王济画像

丧主王济,字武子,乃武帝爱婿,当今新帝的姐夫。不仅如此,王济之父王浑,鼎鼎大名当朝司徒公,更是武帝时平灭吴国的主要功臣。

王济这个人,少有逸才,风姿英爽,气盖一时。贵公子出身,他自幼喜好弓马骑射,勇力绝人,且文词俊茂,技艺过人。大晋开国后,一直以来,他都与姊夫和峤及名士裴楷齐名,士大夫以为飘逸风神之渊薮。

年方二十之时,王济被朝廷拜为中书郎。由于深得武帝看重,他陆续做过骁骑将军等官职,累迁侍中。王济身为勋臣之子,贵为帝婿,善于清言,广为劝谏。多年以来,朝廷重大诏旨的辞令,皆为他所润色发布。所以,其仕进之途虽速,时人都认为是他才能所致,并非出于帝婿裙带而受偏宠。

齐王司马攸画像

武帝末期,出于对大晋的至公之心,王济派自己妻子常山公主到宫中泣劝武帝,力图说服武帝把齐王司马攸(武帝同母弟)留在洛京辅政,此举,大大惹恼了一直猜忌自己兄弟的武帝,当下把王济降职为国子祭酒。

从此之后,王济益被皇帝疏斥,不久因事免官。怏怏之余,他在洛阳北邙附近大治宅邸,终日饮酒放纵。

王济名族出身,本性豪侈。仕途失意后,他纵情声色,丽服玉食,穷极珍丽。当时,洛京地价甚贵,他不仅豪掷万金买地为马埒(即习射之驰道),还让人广编钱串填堆其中,耗费万亿钱,时人称之为“金沟”。

常山公主画像

此外,洛阳人津津乐道的一件事情,还是王济和王恺暗中较劲的事情:

王恺凭借帝舅的身份,京城中一直以荒唐奢豪著称。他家中有头名为“八百里驳”的名牛,非常珍惜,常常自己用细绢拭其蹄角。一日,已经失职在家闲居的王济,忽然上门造访王恺,表示说要与这位帝舅比试射那头名为“八百里驳”的名牛――如果自己射中,王恺输牛给自己;如果王恺射中,自己输一千万钱给王恺。

王恺沉吟久之,想想名牛虽贵,一千万钱毕竟更多,加之他自恃射艺超群,就咬牙答应下来,并让王济先射。

王济站稳脚跟后,操弓瞄准。嗖然一声,一矢正中牛角。

王恺(左)与石崇(右)斗富

王恺心慌,他连声哀求,希望自己能输钱换牛,恳请王济把那条名已经赌输之牛活物留给自己。

岂料,王济倨傲不答,端据胡床,立叱左右仆从过去杀牛取牛心。

须臾,牛心呈上,王济用刀割去一小块入口,尝了尝,便弃之于地,扬长而去……

荒纵其间,与世沉浮。王济最有名的一件事,乃以人乳饲猪作食。武帝当年曾经临幸其宅,作为帝婿贵臣,王济供馔甚丰,百千菜式,悉以珍贵的琉璃器呈上供御食。饮食间,武帝觉得其中一味蒸乳猪味道甚美,就询问饲养方法。王济答称:“此乳猪味道所以大奇,乃以人乳饲之,然后以人乳蒸之。”武帝本人素以豪纵著称,闻言,禁不住顿起不平之色,止食而去。

晋武帝(司马炎)画像

武帝死后,荒淫抑郁数年的王济得知更无机会得展才能,情志日益不畅,患上重病,最终不治,年仅四十六岁。

朝廷赐建的巍峨凶门(即现在牌坊类的临时建筑,用于丧礼)之下,柏历(即在凶门前用柏树枝干搭建的围栏)横回,吊祭的人们骆绎不绝,皆向老年丧子的王浑致哀。

致祭礼毕。在竹木搭建的丧棚下,大家依照平素的亲疏关系,三三两两,五六成群,各自扎堆低声话语。

“侍中、大司马、假黄钺、大都督、督豫州诸军事,汝南王殿下!”主持丧礼的司仪大声叫道。

汝南王司马亮画像

人群涌起一阵不小喧哗,皆停止谈话,扭头注目这位司马宗王的到来。

当初,武帝丧礼大葬,汝南王司马亮由于害怕被杨骏乘间攻杀,连皇帝丧礼都没敢参加,兔子一样奔往他的镇地许昌。如今,王济之丧,他竟然敢于前来,大大出乎众人意料。

随同汝南王而来的,还有楚王司马玮、成都王司马颖和东安公司马繇。

汝南王等司马宗室的到来,透露出一种强烈的信号:朝廷内杨骏的势力,正在逐渐递减之中。

当然,北邙位于洛阳郊外,汝南王易来易往,故而宗室们认为,如此大庭广众,谅杨骏也不敢派人在帝婿的丧礼上干出什么事情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