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号
APP下载

油腻又可爱的老余

47岁的老余在厨房里忙活着,她对于在案板与灶台间的游走乐此不疲。一只手用油腻腻的铲子翻动着锅里的肉片,另一只手把切好的葱段熟练地铺垫在肉与油之间,听着肉呲呲作响、闻着瞬间爆发出来的葱香,老余觉得这一刻比一天中任何时刻都美好。

六年前老余就有了这样的满足感,尽管那时她才四十出头,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的生活才刚刚落听,她自己也才在北京有着落,尽管北京还没有时兴顾保姆。

她的生活主线完全在她自己的意识上,为此她很骄傲,操着一口浓重的四川话跟她的雇主说,"八九岁的时候我明白了,给家里人做点好吃的,就会高兴!"

她是保姆中最任劳任怨的一个,照顾好雇主是她的愿望,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每天做点好吃的,最原始的动力驱使着她每天的劳作,她把这一切看作是一种奖赏,无关物质和财富,只为带来快乐!

雇主也很好说话,逢年过节都让老余把三个儿女接到家中小住几天。老余对这几日的小聚显得格外开心。

“没结婚之前,每年是和父母还有哥哥妹妹一起过的,现在和他们一起过。你看我做的小炒肉,这个肉片啊,要很嫩才可以,这样才滑。人人都说,余啊,你应该去餐馆啊,我才不去餐馆呢,我喜欢当保姆,你知道,我就喜欢照顾别人。"

不一会,她的儿子跑进来,腼腆的拉拉她的衣角,她笑着把手往油亮的衣服上蹭一蹭,从厚重的棉袄中掏出五十块钱塞给儿子。

"他们都是大孩子了,总是有自己的想法。"

大女儿看见了,脸色一下子不好看起来。老余把小炒肉盛进盘子,放在案板上,把儿子轰出厨房,边掏钱边往两个女儿那边走去。

待了一会又回厨房来端菜,"她们可不是嫉妒啊,也是心疼我,怎么说呢,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女儿,和儿女没有道理可讲的。”

老余是我家的保姆,我没上小学那会,老余就在家里伺候老人外加做饭,直到家里的老人去世,持续了十多年。亲人离开带来的悲恸显然盖过了与老余分别的不舍,但是我想,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老余一定还在某个地方做着她喜欢的事。

算起来她也该年近七十了,不管是在享受天伦之乐,还是已经需要雇一个保姆来伺候她了,她那矮矮胖胖、在灶台前忙活的模样,就是家的样子。

猜你喜欢: